Radio Logo
RND
Écoutez {param} dans l'application
Écoutez 文化艺术 dans l'application
(26.581)(171.489)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文化艺术

Podcast 文化艺术
Podcast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ajouter

Épisodes disponibles

5 sur 25
  • 文化艺术 - 赵端和王柳飒
    女艺术家赵端正在华裔艺廊主王柳飒那里开个展。在一年一度的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展销会 (Fiac)和今日亚洲艺术沙龙 ( Asia Now)之前,在巴黎这两个最重要的集艺术家、艺商和藏家于一堂的盛会期间举办个展,艺廊主对艺术家的信任和支持不言而喻,明确而坚定。 之前,赵端在王柳飒的艺廊已经举办过两次个展,第一次取名“逃逸线”,第二次取名“零点”;这次取名 “一百个标题”, 法文叫 Cent titres,正好是 “无题” 的谐音。 因为王柳飒有组织有计划的推举,因为在巴黎前辈大艺术家那里的口碑,赵端和她的工作自然一点一点地走进了巴黎艺术系统的视野。 这是一位在中国东北部重工业城市沈阳长大,在那里学习过前苏联的写实绘画的旅法第一代移民艺术家。和来自中国中原河南的王柳飒那瓷器一般精致的脸不同,赵端的形象,一眼看过去,就像雕塑家做头像的泥塑小稿,轮廓细节已经很粗犷地造了出来,但是还没有法文里讲那种的 finition , 就像最后的润色工序还没有完成的样子。她讲起话来,还有淡淡的东北口音,在中国全力推广与集中领导、统一指挥的核心型政治制度相匹配的标准语音的今天,在赵端这个年纪,她的口音也给了她一份残留的野性,非常难得。当她对你有兴趣,想跟你交流的时候,眼睛里会散发出麝香的味道,那张雕塑小稿版的缺乏精致的陶土质脸庞瞬间会幻化成让人难忘的,上瘾的那部分身体。很奇怪的。 刚来法国的时候,赵端嫁了人。我问赵端,你那时是组建了自己的家,还是走进了丈夫的家。赵端很明确地告诉我,她走进了法国丈夫的家。那个时候,和多数追剧的中国人一样,赵端也被你死我活的宫斗剧本包围着,吞噬着,消磨着。 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实验资本主义时代,中国泱泱一片小老百姓们感觉在丛林里走投无路,整天想的就是怎么才能做到不被自己的同胞伤害,怎么要比自己的同胞更绝,怎么才能 比自己的同胞得到更多的资源分配。所谓怎么,就是拼体力,拼智力,拼感情,拼美色;人本身的一切自然资源都要用到争夺稀缺的文明资源的斗争中去。那个时期,中国的治理体系还没有提出再分配,小老百姓只有在娱人的宫斗戏中寻找灵感,借鉴办法,搬到生活里活学活用 ,梦想着在大浪淘沙中鲤鱼跳龙门。赵端说,到了法国的夫家之后,她发觉完全不需要这些,顿时她的日子轻松,好过,感觉到非常陌生的安全与温暖。她开始享受其乐融融的天伦。 但是婚姻里的异国情调只是一个方面。对眼神里散发麝香味的赵端来说,婚姻的根本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后来,她和一个巴洛克音乐家组成了一对男人和女人。巴洛克音乐是极简的对立面,无比繁复,在繁复里见节奏,见花腔,见诡异,见心计,见情调。这和赵端现在的艺术正好合拍。 现在的赵端实际上是一个行为艺术家,所有展示的作品都是她的行为工作的痕迹和有设计感的展陈。当你在痕迹里闻到了麝香味,你就抓到了她的行为的初衷,抓住了灵猫的一部分魂。 赵端象巴洛克作曲家写乐句小节一样,先写出一个单元造型结构,很基础,很简单的那种。然后拿这个小节的不断重复来写句子,用句子的不断重复来写篇章。就像麝香不断地分泌出来,余香袅绕,时而飘洒,时而缤纷,非常迷惑人。但是作者赵端非常清楚,她要的是一个区块链, 她的劳作,也是一种分泌,分泌出来,帮区块链组成方圆。 这个方圆有意思吗? 你不明白它们的意思吗 ? 赵端会在自己大腿的某个部位拓印下皮肤和毛孔的纹理,仿造她劳作的方圆区块链局部,让观察她的人看到她身体里最原生态的单元细节和她设计出来的小节单元的形态有多么神似 ? 你要是再迟钝一点,赵端会偶尔提起,她在彷徨时刻,会画自己的私处,就像她在画区块链一样,不断重复,不断画, 一张一张接着画,画她的私处的机理,画她私处的表情,画她私处的味道。只是王柳飒这次没有展出赵端对自己的身体的私处的描写。 麝香不可以用纯的,只有用淡的,用很小一部分,拿来和其他香料结合,麝香才能起作用。古代巴洛克音乐里可能有比较妖精的内幕, 但是取一点点妖野时刻酣畅的芬芳,放进章法和节奏的回旋里,才能高级。 于是在新冠疫情期间,赵端请来了100个人,多数是熟人,甚至朋友。那是在一个有很多交际禁忌的时刻,那是在一个人类陌生的病毒横行的时刻,那是在一个不听法国政府话可能会在瘟疫中送命的时刻,赵端用她在法国学会的无宫斗的温柔宁静和在中国养成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心思,说服大家去她的工作室当模特。一对一,眼睛对眼睛,呼吸对呼吸,麝香对绵羊,麝香对狐狸,麝香对公鸡,麝香对老虎,麝香对孔雀,麝香对贵族,麝香对平民,麝香对法国人,麝香对中国人,她拉着对方的手,用她在沈阳学到的写实绘画办法,很享受地把客人的脸画到了客人的手上。画的过程中,窃窃私语,有的没的,写实的,意向的,东家的苦难,西家的世外桃源,你的,我的,我们的,他们的,中国的,法国的,她都说,都让对方说。画完以后,她就像把自己大腿上皮肤的纹理拓下来那样,把客人手上的写实肖像也拓下来。一百个客人,一百张肖像,好像要在她再跳一次龙门之前,把成了名的前辈艺术家当初在埃菲尔铁塔,在蓬皮杜广场画头像的经历也拓一遍一样。她把这一百个头像取名一百个题目。 实际上,一百个人,一百个题目,也许不够,只是开始。就和赵端用自己的肌肤纹理来影射的人工设计的区块链元素一样,可以一直扩大和继续下去, 也许一直做到一个可以被解释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图腾。 但赵端说,她对现在的世界,我们生活的时空非常不理解,不知所措。她没有答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是在艺术工作上,她好像找到了方法,有了自己的套路。但这个路数究竟是什么,她欲言又止,一下把眼神里的麝香收了回去,好像有顾虑一样。 和赵端一样,支持赵端艺术工作的艺廊主王柳飒也是来自中国的第一代移民。出身于邓小平时代得到中国政府允许先富裕起来的政商精英家庭,她曾经在北京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舞美。这是一位完全不想把精明秀给任何人看的巴黎华裔少妇, 却很实际地在你还没有来得及注意的短时间内把事业在能出成效的对的路数里推进。无论是经济资源,文化资源,还是人脉资源,面面俱到。她在上个世纪红极一时的法国大画廊破败之后的高级地盘找到一个曲径通幽的空间,离蓬皮杜咫尺之遥。 非常明显,她在做一个目前不能有任何盈利的艺术商业平台的实验工作。作为民间的艺术商业平台创建人,王柳飒在摸着石头过河,看看艺术品店铺如何通过知识分子型的升级来创造高附加值的经营。她开垦的是海外华人中文化商业的一片处女地,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在播种。作为华裔,她要在海外中国人没有经验,没有先例可循的艺术附加值和文化附加值经营平台里,摸索规律,开发自己的路。 在推举了好几位欧洲青年艺术家的同时,她与赵端这位沈阳来的艺术家合作,她相信赵端的潜力。她用她的中国理性,用在法国人那里捕捉到的逻辑,用她富家千金的财力,用她的信心,来成就赵端的商业市场。 这位看起来瓷器般精致的女人,有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淡淡隐忧,但是和赵端的巴洛克似的组织和计划比起来,她更有一种义无反顾的底气和信念在贯穿着和支持着她。她在工作中快乐着,在工作中,隐忧风轻云淡地飘走。 时不时一阵精贵难得的麝香味飘来,一天赵端说要柳飒出钱给她度几天假, 她要寻找灵感;过不了多久赵端又说,晚上要住在柳飒家客房,可能要和巴洛克情人保持一晚上的距离。柳飒笑一笑, 谁让她和蓬皮杜这个超现实主义的大仓库是邻居!
    10/13/2021
    13:27
  • 文化艺术 - 老虎和秃鹰,神坛和天堂: 谈严培明在阿维尼翁的展览
    严培明是当代一位重要的艺术家。重要,是因为他从上海弄堂里平民百姓家一个爱画画的少年在短短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成长为给人欢喜、希望、信心的艺术家。重要,是因为他的艺术里有精神,这种精神能起到创作者和观众对焦世界观的作用。重要,是因为他自己翻转人生的经历不仅促成欣赏他的画作的人分享到灵感,甚至想象在灵感的指引下,也长出大气运的羽翼,在大千世界里飞起来。 严培明画肖像很有名, 文艺复兴时期美第奇家族和权贵怎么向今天已经成为艺术圣人的画师和雕刻师定制肖像,现在这个时代的政商精英就怎么向严培明定制肖像,有欧洲的,有阿拉伯世界的,有功成名就的,有隐姓埋名的。据说等严培明的肖像要排队,因为他不多画。2006年的时候,他画过一张时任法国总理德维尔潘的9 平方米巨幅肖像。那双眼睛,严厉而阴森,那一头白发凶猛得象狮子。画这张画的时候,正好是德维尔潘推动在巴黎大皇宫举办“艺术的力量”大展的时候,这张画也在这个展览里展出,就象文艺复兴时代名画师给美第奇家族画的肖像在合适的场合隆重陈列一样。严培明把德维尔潘那种在国际上反对伊拉克战争,在国内和后来当总统的萨科齐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一面非常清楚地勾勒了出来。 但是肖像只是严培明绘画工作里的一小部份。有人物,就要有场景。近十多年来,严培明画笔下的世界是一个悲情世界。有你死我活,有葬礼,有苦难,有天灾,一幕幕都象 X 光片透视出来的挣扎和安宁,相互交替。往往安宁的时候,也就是死亡的时刻,要不然就是灵光一线的开悟的瞬间。 在卢浮宫,奥赛博物馆,巴黎小皇宫之后,这次严培明在法国南部阿维尼翁两个最重要的艺术殿堂-教皇宫和 Yvon Lambert 藏品美术馆-同时举办个展, 取名“老虎和秃鹰”。虽然没有展出德维尔潘的肖像,但是同样的气韵却在展览的题目里生动地流露出来。 多数有成就的艺术家同行公认严培明是一个大艺术家。是不是大艺术家,首先要看他在艺术上怎么解决同行间都会遇到的难题。阿维尼翁的教皇宫是中世纪最宏大的哥特式建筑,展厅的高度 17米,面积 700 平方米, 这首先给艺术家提出了什么是合适的作品尺寸的问题。 严培明不仅把握好了这么大的展厅里作品纪念碑式的宏大壮观的问题,更进一步强调了绘画本身深藏不露的微妙的复杂, 还演绎了杜尚的观念艺术符号。 展厅里严培明的画作分三个部份。一是十字架上受难的耶稣, 二是弘法传道的教皇和两个凡人,三是蝙蝠。受难的耶稣是半侧面的,5米高, 放在祭坛的上方, 光线从画作两旁的哥特式玻璃窗的中间透进来。 耶稣对面就是教皇和两个凡人。这三幅画都是6米高,加起来有9米宽。远看,这三个人好像都是X光透视的那种灰,但其实只有教皇是黑白的,左边的凡人是红的,右边的凡人是蓝的。那种看起来象灰的红,那种看起来象灰的蓝,给作为主基调的黑白画带来色彩层次上的细节。在耶稣和教皇之间是四幅蝙蝠图,一共24米长。蝙蝠洞是费城美术馆杜尚的 Étant donné 的结构 。这四幅画取名逃难。 展厅里,耶稣,教皇,凡人,其实都是严培明的自画像。他给自己分配了不同的角色,既是救世主,又是福音传道者,更是信徒。在艺术上,他用自导自演的场景,把他的尊重的观念艺术家,好朋友黄永砅在巴黎大皇宫 Monumentale 展览上装置作品的几个要点用画家的办法呼应了一番:在一个巨大的体量支持下,紧扣展览地的历史文化背景,关注展览时刻的社会关切。 严培明还把观念艺术的图腾棋盘放在教皇身边的凡人的脚下,就像他对提香, 对科尔贝等绘画史上的名人的关注一样,他要将自己的作品与艺术史上某种崇高的价值开辟一种呼应,对接,变形转换地去发展他自己的追求。 在教皇宫里,严培明铺垫的, 编导的,表现的不仅仅是绘画的技术,绘画的塑造能力,绘画的思想性,绘画的观念艺术包容性,其实最主要的, 最有严培明特点的是绘画里透露出来的世界观,这种世界观的价值,和对价值的信仰。 有了信仰,有了信仰带来的悟性,才可能分享到灵感,才可能长出大气运的羽翼。不信, 当然就不会灵了。 既然要信,就要有道理作为基础。这个道理我们要到 Yvon Lambert 藏品美术馆里去找找看。 那里的一件点题的作品是2015年的画作“老虎和秃鹰”。画面里几只秃鹰盘旋在两只老虎的身边,有点围攻的意思。老虎之间,是另外一只已经被撕咬得血肉模糊的动物。其他展厅里,是苏丹儿童,是逃生的难民,坐在我们时代的诺亚方舟里。在秃鹰和难民之间,是上海,东京, 法兰克福等地的妓女和嫖客,是死去的女明星,是第戎美院青年毕业生画的变形春宫,是被谋杀的政治家肯尼迪,马丁路德金, Che Guevara, 还有毛泽东的肖像。 在老虎和秃鹰的搏斗中,在大迁徙的移民的诺亚方舟里,画家展现给我们的是世界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真实写照,是财富垄断下的苦难,是一个资本周期到了尾声的时刻的觉醒。世界各地政治的血腥和无情,反应在创作者成长的年代里陆续出现的人,陆续发生的事件里。严培明自己也经历了从上海到巴黎的移民过程,他通过画面,通过艺术,与读画的人分享什么是生活里最重要的东西。 在最后一个展厅,他画了自己的父母。我依稀记得严培明提起过,他母亲是一个很会持家的人,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母亲的言传身教也成就了严培明今天的为人,这个曾经在巴黎 Beaubourg 路 99号的中餐馆里给亲戚端盘子洗碗的小伙子,从卑微的角色走向可以很有底气地面面俱到地照顾亲朋好友生活的顶梁柱角色。马克龙总统在中国春节期间到他的工作室拜访,他打电话把艺术家朋友们一个一个请来围炉座谈。 在老虎和秃鹰出没的丛林里,在政治家倒在血泊中的时代里,在资本用艺术为自己算卦的执着中,严培明用画笔把教皇和他自己一前一后地在展览中凸显出来。 他的道理是他母亲的道理。是慈悲和宽恕,用这些道理,他这个上海平民家的男孩把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巨匠的工作方法,绘画技术,展示路径,收藏规格和体系完整地继承下来,认真地延续下去。这些道理的意义超出了绘画的成功,超出了今天的艺术价值,它让严培明的作品在精神层面很有力量,很有预示未来的底气,因为只有开悟了,通透了,才能够迎接资本周期末端还不能一目了然的重生和复兴,才可能抵达诺亚方舟要去的彼岸,才可能被概率和机缘巧合宠幸。严培明得道了,他长出了大气运的翅膀,飞了起来。严培明笔下的母亲肖像,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却让人感动。人们买来印得很精美的复制品,请严培明签名,就像领到了一个道理,分享到了一种精神一样, 就好像在猛虎和秃鹰的丛林世界里,这种眼神,这种阅历,这种明白,可以给喜欢严培明艺术的人也得到一份那种成就严培明的力量, 那种只可意会的绝处逢生的复兴的力量。 严培明有一张四十年前出国前的合家照。那时候的严培明,很单纯的上海青年的模样,如果说 Marc Riboud 赞叹他镜头前的中国女孩巩俐具有宗教级别的美, 那这种美在早年的严培明的脸上一样洋溢着。现在的他,留了Charles Le Brun 的长发,但他不会要 Le Brun 那份雍容。 取经的善男信女向往美好, 严培明用灯光下的餐桌来款待喜欢他的人, 法国费加罗报还专门发了一篇文章描述盛况。客人不在的时候,严培明可能在很简单地用过老上海普通人家熟悉的小菜之后,就钻进他的画室。他靠升降机画他的大画,他为母亲画,为决定这个世界的命运的人画,为他眼里的世界画,为他的道理画,他享受绘画。他靠绘画营造他的地狱和天堂。在想心事时,他的眼神,是忧郁的。可是一到画布面前,一下子变得清澈透亮起来,就像四十年前在上海的样子。 请听艺术家严培明访谈 (2021年8月10日,法国阿维尼翁 Yvon Lambert 藏品美术馆花园)
    8/11/2021
    14:27
  • 文化艺术 - Hélène 的视角 : 还活着 ( Still alive )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要向您介绍法国北部的里尔美术馆里的 Hélène Marcoz 个展“Hélène 的视角”。Hélène Marcoz 是法国里尔国立建筑和景观学院的讲师。作为一位以摄影和视频为媒介的艺术家,她系统性地使用一套工作方法:用摄影或摄像器材长时间地定格在一个镜头里,不停地拍摄。换句话说,机位不变,但是镜头里的景观却随着时间的进程不断发生变化。于是Hélène Marcoz 对变化过程中的图像进行选择,或叠加,或取舍,或兼而有之。她镜头里的空间是固定的,但是时间的流动对景物所造成的影响却是不固定的。艺术家把时间造成的变迁在固定的空间里表现出来。 Hélène Marcoz 把这种方法用在好几个系列的作品里。比方说花的系列摄影: 艺术家把镜头放在花的跟前,从花开到花落,在一个固定的取景里,把花的一生都拍了下来。然后,她选择了其中几个定格,把它们重叠起来,合成一个画面。在这个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一朵花在它生命的历程里几个有代表性的片段组合起来的造型。 比方说公园。艺术家用一个固定视角去看公园里一个可以作为印象画派塑造的公园景色原型的景观。春天看,夏天看,秋天看,冬天看。 她把这个视角里的四季都纪录了下来。然后做取舍,景观里,有的树选冬天的树,有的草选春天的草。经过这个组合,四季在同一个景观里的不同位置里出现。 当然,Hélène Marcoz 创作法也和人物结合起来。里尔美术馆向她征订了一批摄影作品,于是她就把机位设在一个固定位置,先拍美术馆的馆藏名画,然后拍在名画前欣赏的观众。她总能让观众的一个机理特点和色彩特点与这些馆藏名作里的一个构图特点产生共鸣。 Hélène Marcoz 的工作方法不仅仅用于图片,也用于影像。 她的根据是 19世纪的先驱摄影家 Gustave Le Gray 的摄影作品。Le Gray 将不同时间点摄制的同一取景框里的作品拿出来合成。海平面上是一个时间点拍的,海平面之下又是另一个时间点拍的。拼接的痕迹虽然在,但是如果看的人不是可以聚焦有痕迹的那个区域,一般是不会把拼接痕迹收进视野的。Hélène Marcoz为里尔美术馆做得作品用影像翻译了 Le Gray 摄影作品的方法,将不同时间的的天和不同时间点出现的海洋经过画面构成取舍后,叠加起来,形成一道独特的图景。 Hélène Marcoz 很注意强调她的创作与美术史的价值取向的结合。比方说, Le Gray。 这是一位被美术史确立的照相创作的先驱。Marcoz 用影像翻译 Le Gray 的摄影作品,把 Le Gray 为人称道的创造性价值通过当代人的媒介翻译保留了下来。 在观众看美术馆名作的系列中,作者对与美术史肯定的作品的挂钩更加直接。 Hélène Marcoz 本人强调她在创作方法的追求上非常执着。这就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问题, 艺术家是在做一个“形式就是内容”的艺术,还是在做一个“形式为内容服务” 的艺术。 我想,这两方面都有。她在对创作方法的选择固定下来之后,在与美术史上的名人名作的关系找到对应的同时,她的工作不知不觉中与美术馆的关切结合起来。 里尔美术馆向艺术家征订纪录观众看历史上的名画家的图片。 这个项目实际上是美术馆对自身的一种价值肯定和价值分享。分享的过程对于美术馆和美术馆价值观的保留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 如果说这种对美术馆的价值观的肯定与分享的初衷已经比较明显,那么敦刻尔克美术馆向Hélène Marcoz 征订一组新的观众看馆藏名作的画面在形式为内容服务的层面上又进了一步。 当地的市长把美术馆转型为影像资料馆。于是敦刻尔克美术馆只能从自己的场地里撤走。美术馆的研究馆员把藏品放进库房。他们向Hélène Marcoz 征订了一组类似在里尔美术馆那样的纪录观众在作品前欣赏作品的图片。这组图片的意义在这个语境里就很不一样了。让艺术产生力量的思路是不言而喻的。 Hélène Marcoz 的创作在对美术史的追求和对美术馆的依靠上是非常明确的。她为这次里尔美术馆的画册特意请了卢浮宫的的一位高级研究馆员 Dominique de Font-Réaulx 来参加序言的写作。她目前还没有一家长期固定合作的画廊。她说在美术馆办个展期间,会把一些藏家朋友请到美术馆来欣赏作品。 Hélène Marcoz 是一位说话比较内敛的人,语气平稳。她是一位教师,她说喜欢教学工作。因为她在准备给学生讲课的时候,都会思考一些创作上的问题。她的思考会在和学生的交流中得到验证。教学相长。 在和她的谈话中,我比较关心的是她的相对严谨和固定的方法,一方面看到了方法的系统性, 另一方面在关心,系统性之外又多少空间留给不可预见的巧合。 Hélène Marcoz 说,她的工作里有相对固定的一面,但也有不可预见的一面。对她来说,她注意到了这一点。 但她拒绝悲观的固定,她追求的是乐观的积极的发展变化。比方说,对于画面中的静物,她不会把它们说成是死了的标本 (Nature morte),她更喜欢把它们说成是还活着 (Still Alive). 新冠疫情让她原本在里尔美术馆的展览没有办法原汁原味地与观众见面,因为封城地时候,展品都锁在美术馆里,观众看不见。但有一天,里尔市政府指示美术馆拿出一部分摄影作品挂在美术馆大楼周围的铁栅栏上。于是观众终于能够户外来欣赏她的工作;而这部分作品,有好几个标题,其中一个就是 “还活着” (Still Alive)。
    7/19/2021
    9:32
  • 文化艺术 - Franck Sorbier - 来自平民的高级定制王子
    在巴黎卢浮宫附近,离路易十四的财政部长马扎兰故居你牛公馆不远的一条小街上,Franck Sorbier 用一台缝纫机不停地改造一块丝料的机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一刻不停。本来很轻薄的丝纱,很平滑的缎子,到了他手里,被摆弄出 Pierre Soulage  画面里的那种强烈的机理质感,或者转化出象日本折纸艺那样的雕塑感。他和夫人 Isabelle Tartière Sorbier 通过这种脱胎换骨过的布料,在绘画,蕾丝,刺绣等手工装饰工艺的点缀下,把各色各样的服装技术放进季节性的主题里。有的时侯是芭蕾主题,有的时侯是刀子脸豆腐心的性感坏女人主题。季节性的风尚由他们推出的主题带动,就好像一首歌,一句诗句,有乐感,有抒情,随时透露出对生活的热爱。 这一季情况有点复杂。因为出现了旷世疫情,到处都在闭关封城,Franck Sorbier 的高级定制没有办法象过去那样在舞台上走秀发表,只好拍一段视频。疫情中,Sorbier 定的调子叫舞台上的缪思 Muse en scène,  在法文中靠谐音制造了一个双关语,乍一听,好像是舞台上的神女,但又有一点精心编排给你看的意味。 这个法国女神是 Catherine Wilkening, 过去是影视演员,现在是雕塑家。Sorbier 让他这一季的高级定制服, 一套一套,围绕着漂亮而深沉的中年雕塑家的生活展开。雕塑家一会儿坐在巫师们用的镜子前,穿着一件乳白色的提花丝裙,Franck Sorbier 用瓦朗谢纳蕾丝和刺绣,做出蜂窝状机理和玫瑰花饰: 女神一会儿和猫一起晚餐, 穿的是一件十九世纪男装里的那种燕尾上装,阳刚气里点缀着女人们喜欢在内衣蕾丝的矫情;上个世纪50年代,摄影家Richard Avedon 拍过女人和豹子的大片,今天 Franck Sorbier 让猫咪和它那简直会喷射感情的女主人一起,借用男性力度的调子做万种风情的女人。 这就是 Franck Sorbier 的创作。 Sorbier 这个受到前巴黎时装工会主席 Jacques Mouclier 关照和提携的设计天才,已经不是过去那种青春萌动的模样,而是长得就像普鲁斯特那个当医生的哥哥,深沉,含蓄。和他那位忙进忙出,忙里忙外的太太 一起,每一季都要用服装作诗,又要忙着去找写下一首诗要用的材料。更重要的是去找维持经营的钱。 他们的高级定制服装很贵,一件衣服,从两万多欧元到五六万欧元, 那是很平常的事。 他们为富人做衣服,但他们自己不是富人, 他们也不属于拥有高级定制品牌和雇佣高级定制设计师的富人。他们属于他们自己。 高级定制时装,在今天这种财富分配失衡让人们时不时回忆起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水深火热的平民生活的年代,它的处境有点复杂。 在一般人的眼睛里,这些价格昂贵的衣服工艺珍稀,费时费力,美得夸张。 实际上,在19世纪,高级定制时装基本上就是量体裁衣的定制女装。因为裁缝师傅会提前把下一个季节的样式设计出来,同时把面料和装饰工艺都做得更考究一些,家境殷实的女士们就会向裁缝师傅定制。后来因为服装工业在技术革命后能够通过工厂流水线大批量生产,所以制衣行业将料子和工艺更讲究的定制服装称为高级定制。然后,保留这种定制服装的样式,但简化点缀和装饰的工艺,选价格更便宜的布料进行标准化量产的服装,就是成衣。这是满足了社会上对服装的讲究不那么极致,不想在装扮上花天价预算的普罗大众准备的。对服装业来说,高级定制是小生意,成衣才是大生意。 后来,因为标准化量产的成衣的做工也越来越复杂,面料也越来越高级,所以高级定制时装就越来越往奢侈和精贵的极端冒进。有时侯,只是一件只穿一次的晚装,要动用5到6个绣娘几个月的绣工来完成。加上设计,打版,裁减,缝制,蕾丝,流苏,面料织造等道道工序所花的人力物力,高级定制不食人间烟火的昂贵也招来了当代越来越激化的社会矛盾中金融魔术吸金和财富垄断造成的人口众多的受害者的仇视。 什么叫财富垄断? 用非实体经济的买空卖空的金融魔术吸金,用艺术创造力做幌子虚设附加值吸金,用垄断为工具打造资本和实业结合的排他性帝国吸金,用各种手段避税来为加速财富集中到自己身上并产生次方级膨胀,通过这种财富膨胀来主导为此受到伤害的社会群体的命运,这就是财富垄断。 当服装业里不断兼并的巨头对资金,对原材料,对工艺,对设计进行集中统一部署,用新时代具有垄断吸金特色的资本主义创造的附加值将一件成衣类纯棉印花T恤标出相当于法国最低月收入三分之二的800欧元的价格的时侯,人们对他们推出的高级定制时装有一种强烈的抵制心。因为这个时侯,人们透过高级定制时装的精贵,找到了财富垄断的符号, 质疑极端奢侈品的生产和消费的同时,表达了对当代财富分配失衡的愤怒。这和18世纪吃不到面包的法国人诅咒不停地透支消费奢侈品的 Marie Antoinette皇后颇有几分相似。 这个时侯的高级定制和高级定制这个行当刚刚出现的时侯的本怀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高级定制的初心就是在构成丰富而多元的社会里,为家境殷实的人,换句话说,社会经济地位相对比较高的人群,提供品质好一点的,更加个性化的美服。但是当财富垄断下的贫富差距越来越两级分化的时侯,社会阶层不那么丰富和多元了,整个趋势是,你如果不是巨富,那你就是在静悄悄地被巨富们各种避税和金融游戏压缩成穷人。 能够象当初那样消费高级定制的殷实家庭越来越少,要么严重老化,老到不愿意抛头露面参加社会活动,要么严重弱化,从殷实家庭变成低级中产家庭,根本无力消费老一辈们还能享受的生活。 成衣的高档化也给高级定制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一件工艺考究的 Yoji Yamamoto 的高级成衣可以标出 8000 欧元的价格,相当于法国最低月收入的6倍多。连 Yoji Yamamoto 自己都在感叹不知道什么人才买得起他的衣服。当量体裁衣的高级定制如果在工艺上和在价格上都比 8000 欧元的 Yoji Yamamoto的成衣低的话,高级定制的巅峰感是不是需要改写呢 ? 在和 Franck Sorbier 与他夫人 Isabelle Tartière 的谈话中,我明显感到他们最关注的是高级定制服装能不能守住巅峰感需要的材料,工艺,制作条件,设计里的高级,能不能做到与被大精品集团并购走的老牌高级定制一样高级。个体经营的高级定制在运转上没有与大集团并购的老牌高级定制那样的经济支持和集中统一调配的工艺材料资源。他们时刻在找资金与拼品质的路上挣扎。现在品质是拼到了,因为 Franck Sorbier  被法国文化部命名为法国高级定制界唯一的工艺大师, 但是资金,他们还要不停地去凑。 我告诉他们,殷实家庭是人民的一部分,也是近代历史上高级定制出现时服务的主要对象,这是初心。在财富分配越来越失衡的今天,殷实家庭的数目确实被挤压了不少,但是从绝对数量上来讲,仍然比巨富的数量多。 为什么不进一步开拓为殷实家庭服务的高级定制呢? 为殷实家庭服务的高级定制是人民的高级定制。 Franck Sorbier  夫妇说,人民的高级定制,在一些人的耳朵里可能会变成庸俗的高级定制。我说,戴安娜王妃被英国人成为人民的公主,因为她得到了民心。为人口依然比较广泛的殷实家庭打造的高级定制,是高级定制的本怀,一定会受到人民的喜爱的。既然 Franck Sorbier  是高级定制界唯一的工艺大师,完全可以放下包袱,为更广大的殷实家庭的美好生活造福。他可以做打造人民的高级定制的王子。听到这里,Franck Sorbier 夫妇说,他们会很高兴做打造人民的高级定制的王子。 这一季,他们的女神不是巨富,而是一位平时不敢问津高级定制的女雕塑家 Catherine Wilkening。Franck Sorbier  夫妇送了女雕塑家一件让她心花怒放的裙子,也让她以能够承受的价格买到过往几季里还剩下的高级定制作品。 女雕塑家最近在做一系列圣母与男人的阳具的雕塑,她天马行空地活在自己追忆超现实主义似水年华的日子里。她的作品让我想起了 Louise Bourgeois, 那位90多岁手握巨大的阳具雕塑的艺术家。 我对Franck Sorbier  夫妇说,我也希望你们可以继续做下去,象Louise Bourgeois 那样,生生不息地工作到将近一百岁。 ******************************************************************* Franck Sorbier 和 Isabelle Tartière 专访 (法文)
    6/29/2021
    13:06
  • 文化艺术 - 阴性 / 阳性时代的图像: 王度的嬉笑怒骂
    王度喜欢法国,因为在这样一个政党轮替风水轮流转的国家,他可以做他自己,做他喜欢做的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的揶揄,可以把政治,宗教,社会放进他的野火春风里烧烤,可以把避孕和天主教的人道关怀放在一起,可以把做爱中的女主人公的紧绷的脚和马克龙紧握的拳头放在一起。只有在政党轮替,争争吵吵的民主政体里,这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才有可能用雕塑作品拐弯抹角地嬉笑怒骂。 新冠疫情期间,艺术家王度在巴黎做了一组雕塑作品。这组作品里,最显眼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胸像;做的非常写实 : 马克龙,在21世纪的西装和发型里,透露出壮年拿破仑的威仪和俊美。他双手握着拳头,骨骼和肌肉的戏剧性紧张,把法国电视和图片新闻里总统对人民发表演说时的坚定,把他要和新冠疫情斗争到底的决心,用法国传统的塑像技术、规格给固定下来。 从文艺复兴到二十一世纪,好的人物雕塑通常把历史关键时刻起决定作用的人表现出来,把他为什么关键,把他的个人特点和时代特点的关系反映在雕塑作品里。这些雕像,通常是青铜的,也有大理石的,放在考究的柱子型的基座上,有多少贵重, 就有多少促进尊崇的辅助力道。 王度没有用最贵重的材料。他用的是玻璃纤维。在二十一世纪的观念艺术里,材料的贵重渐渐地没有从前那么重要了。观念艺术里的附加值是二十世纪以来,尤其是最近三十年来,蔚然成风的新创作方法。 仔细看马克龙的胸像,除了他的眼神,他的发型,他的西服的接近完美的逼真之外,除了他的领袖的风范之外,除了他在新冠疫情特定时期的特定表情之外,除了宫殿里特有的那种精致之外,除了传统的欧洲造像艺术里的规格之外,还有一个让人吃惊的处理。 马克龙的脸是不完整的,缺了一块。不是一小块,是一大块。从眼睛下面,到鼻子,到一部分下巴,王度都没让他有。那是被一种激光切割一样干净利落的去除,象解剖拼装模型一样的被拿掉了。王度说,摘掉口罩,这部分脸就没了, 是塌陷的。由于病毒,世界大部分是是塌陷着的。 但实际上,马克龙被拿掉的那部分脸,换个角度看,好像没有被拿掉。因为切割过后,留下的是口罩的剪影。这是一个通过结构透视做出来的口罩。只不过传统雕塑里,在口罩的下面,一定是鼻子,嘴和下巴的机理。但是王度做的马克龙胸像,用透视法,从拿掉的那部分脸的结构里做出口罩来了。 这样一来,从另一个角度看,从侧面看,被去除一部分脸组织的马克龙也好像紧握拳头在呐喊。 在艺术史上,肖像画或者胸像,登上有附加值,有能见度平台的,也不外乎活人和死人。在世的往往是主人公或他周围的人定制的作品,多以制造崇尚氛围为目的。给死人造像,往往借古喻今,拿故人说今人。 王度的马克龙像不是马克龙和他身边的人的征订作品。而是在新冠疫情期间,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对自己所处的社会,对遇到的社会议题,对政治,对舆论,通过雕塑作品,来表达他自己的感受,用造型语言来发表他的意见。这和他在人群里讲话是一个道理,现在在他的工作中,用他擅长的雕塑语言来表达。 那王度的马克龙胸像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 ? 观念艺术讲究的是曲径通幽,没有包袱的,没有城府的直白波普简单了一点。所以要看清楚马克龙的胸像,一定要结合这组雕塑里的其他几件作品来看。 很重要的一件作品是天主教教宗方济各给信仰不同宗教的难民洗脚的群雕。和普桑画天主教画不同,王度的这件群雕不是天主教向他征订的。一眼看过去,就好像欧洲传统的宗教事迹雕塑一样,写实,逼真,重点突出。当代教宗吻难民的脚,难民的身子被艺术家舍去了,只有脚。但是新闻媒体的人员和设备,观众的欢呼却在群雕里淋漓尽致。 当我们看到马克龙总统和方济各教宗,直觉告诉你,这组雕塑里最重要的两件作品就是它们了。传承了欧洲各朝各代雕塑工作里最重要的题材,结合当代事件,通过精湛的写实,用当下流行的雕塑材料,纪录了我们这个时代。而且在形式上,还有耐人寻味的变形转换,让切割透视给人对自身判断力产生怀疑的空间,给观众向艺术家质询,与艺术家辩论的素材。 那王度到底在说什么,这要从这组雕塑里两件看起来可有可无,和马克龙与方济各没多大关系的作品里去找。 那是一对男女,正在上演春宫情色的大戏。他们面对面,女主人在下,男主人在上,女主人的双腿夹着男主人的上半身。女主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上端被作者藏在地平线下,只看得到头和腿。男主人的手和女主人下半身的上端同时被王度裁减掉了,但是女主人的脚却格外生动。 雕塑里的最后一件作品是一位育龄期女士,手放在私处前。王度说,画面来自一个避孕药的广告。 马克龙的画面,方济各的画面都来自新闻摄影。春宫大戏的画面来自情色杂志。雕塑里每一件作品都有现实生活的出处。 但是问题来了,好端端的马克龙胸像和方济各群雕,那么有时代特征,那么有传统功能,那么有严肃性,为什么要和避孕药和春宫酣战放在一起呢 ? 王度想做什么 ? 既然是造型艺术,就要从造型里去找语言,琢磨意思。法国国立现代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收藏了一件王度2005年做的群雕 Le Baiseur,一位被戴着眼镜的男生搂在怀里的女生吻着情人身后视角外的没有戴眼镜可以观察到全局的第二位男生。在2013年很重要的“超现实主义与器物” 的展览上,蓬皮杜这个以现代艺术命名的美术殿堂把王度的当代艺术作品作为展览的开局作品。他用写实雕塑把 9 位超现实主义的先锋的头像都雕刻了一遍。当时是征订作品,美术馆的征订作品。征订,多数时侯,意味着赞美。 艺术殿堂请当代艺术来赞美现代艺术, 请王度来赞美毕加索,布雷登。但问题是,谁知道如果王度是女生的话,他吻的是不是把他搂在怀里的美术馆。 当代艺术里的观念艺术的复杂就在这里。这次,王度的雕塑不是谁向他征订的,他更可以放开来嬉笑怒骂。 王度是谁,他是一个批评家。平时他最喜欢在亲朋好友里抬杠,把国际秩序和国家治理的方方面面骂得体无完肤,谁要是有半点不搭调的,谁很可能就是猪。 他和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很像,对生孩子的工序和过程任劳任怨,满心欢喜。不同的是,维多利亚女王有人帮她带孩子,王度不是女王。他重情谊,他和小画廊主成了哥们,能支持哥们很多很多年。 他喜欢法国,因为在这样一个政党轮替风水轮流转的国家,他可以做他自己,做他喜欢做的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的揶揄,可以把政治,宗教,社会放进他的野火春风里烧烤,可以把避孕和天主教的人道关怀放在一起,可以把做爱中的女主人公的紧绷的脚和马克龙紧握的拳头放在一起。只有在政党轮替,争争吵吵的民主政体里,这位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才有可能用雕塑作品拐弯抹角地嬉笑怒骂。 马克龙的手,方济各的手,难民的脚,被性爱刺激中的女人的脚,好像没什么联系,但放在一起,都那么突出,都那么有表情,好像又有联系。 什么联系,那天,有个老道的朋友在王度工作室凝视着那女人的脚说,她没在享受, 她的脚的姿势, 那肌肉, 那个样子, 不是享受的样子, 挺受罪的。 那是 什么样子 ? 王度的作品正在比利时 Baronian Xippas 艺廊展出。那脚到底是什么样子 ?去看了就知道。 Wang Du  王度 L'image au temps du négatif / positif  阴性 / 阳性时代的图像 29 April 2021 – 6 June   2021 2021年4月29日 - 2021年6月6日 Baronian Xippas Rue Isidore Verheyden 2 1050 Brussels, Belgium
    5/20/2021
    12:02

À propos de 文化艺术

Site web de la radio

Écoutez 文化艺术, 亚洲周刊 ou d'autres radios du monde entier - avec l'app de radio.fr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Téléchargez gratuitement et écoutez facilement la radio et les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文化艺术: Podcasts du groupe

文化艺术: Radios du groupe

Information

En conséquence des restrictions de votre navigateur, il n'est pas possible de jouer directement la station sur notre site web.

Vous pouvez cependant écouter la station ici dans notre Popup-Player radio.fr.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