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Écoutez {param} dans l'application
Écoutez 文化遗产 dans l'application
(26.581)(171.489)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Podcast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ajouter

Épisodes disponibles

5 sur 23
  • 文化遗产 - 法国《古迹管理中心》几个巨额耗资重点修复项目
    今天要为大家重点介绍《国家里程碑古迹建筑物管理中心》(CMN)规划进行的众多修复项目中的几个比较耗资巨额的重大修复工程计划。这些计划是在疫情原因下一些文化场所关闭的期间甚至有些是在关闭之前就推出了的许多历史建筑整修计划。  为了这项国家修复计划向《国家古迹建筑物中心 (CMN) 》提供了 4000 万欧元 经费,以“通过修复具有里程碑性质的古迹建筑,来提升其工艺的价值和卓越的专业知识”。 这笔经费将使得在法国的14个古迹纪念建筑中工程的继续,或者工程的启动成为可能。  首先关注的是位于巴黎第8区的法国海军总部( Hôtel de la Marine)获得1.32 亿欧元的巨额拨款以进行翻修。如果法国政府取消对文化场所的关闭措施,它原本则应该在今年4月上旬开放的。这家历史古迹的建筑直到 1789 年才成为《国王皇冠家具装饰艺术品管理部 (Garde-Meuble de la Couronne)》。然后,再来的200多年当中,一直是法国海军陆战队总部的所在地。  2015 年海军总部搬离该大楼建筑物后,由国家古迹中心接管其管理工作。  原本预计在4月后开放的部分包括了:文物遗产空间、前 18 世纪 国王皇冠家具装饰艺术品管理部 (Garde-Meuble de la Couronne)经理人的公寓、19世纪建筑的礼仪沙龙休息室和一条纳凉的走廊。 并把里面的那个镀金橱柜恢复了路易十五的装饰风格,它被奇迹般地保存在一个20世纪厨房不锈钢墙的后面。  参观的游客将在整个参观行程中可由“知己”陪伴着参观;这是一种与房间与房间之间的创新互动连接的耳机。  接着来谈的该古迹管理中心第二个要进行修复工程的文化古迹建筑物。这是位于  瓦兹省的皮埃尔丰兹城堡(Château de Pierrefonds),修复挹注款金额700万欧元。 这是法国的一个15世纪最壮观的历史建筑之一。  它有一部分被毁坏,曾经在拿破仑三世的要求下,由建筑师 Eugène Viollet-le-Duc负责整个修复工程,成为中世纪和19世纪十字路口的一座城堡。 《国家里程碑古迹建筑物中心》(CMN) 将翻新整修当初由建筑师Viollet-le-Duc设计的 一种称为佩欧斯(Preuses)的侧翼楼层,以及其屋顶、排水沟和建筑物的装饰。修缮后,城堡的照明将得到改善,包括地下室的照明。  其修复工程将于 2022 年 1 月开工,为期两年。在所投资的 700 万欧元中,200万来自属于重新启动类别的修复工程计划。  第3个修复古迹计划是,该中心拨款600 万欧元替罗那河口省(Bouches-du-Rhône)著名的马赛港《一夫堡(Château d'If) 》建造一座城堡的新浮桥。 今年1月,《国家里程碑古迹建筑物中心 》开始了这座历史古迹建筑物的主要修复工程,这座纪念碑由弗朗索瓦一世在马赛港口中心的弗里乌尔群岛中的一个小岛上建造的。目标是:让游客几乎全年都可进入这座由大仲马在其基督山恩仇记里闻名的军事碉堡。工程并将码头的堤坝延长的工程,以及新的登陆浮桥,有了它,未来即使遇上海水水位强烈膨胀上升的情况下,船只也能停泊靠岸。此项工作的完成为的是能迎接2024年马赛奥运会举行的航海项目。 十年前,这座城堡一年当中有50天都无法进入。  由于海水波浪强烈的高涨,每年关闭的时间平均攀升至120天。 因此,迫切需要建筑一个容易入港上岸的新浮桥。原来的书店精品店将被搬迁,并创建一个新的餐饮区。  第四个修复计划:拨款550万欧元修复奥德省的卡尔卡松古城(Carcassonne)的城墙以 。预计到了 2023 年 10 月,民众将能够走过卡尔卡松古城的整个内部城墙。在高卢-罗马时代打造的城墙和古城西边及东边的中世纪城墙上可步行1500多米。这项启动修复计划可让古迹中心CMN完成城墙走道的最后一部分工程。  第五个古迹建筑修复计划:  挹注拨款650万欧元替位于缅因州和卢瓦尔河的昂热城堡进(château d'Angers)行城墙加固的工程。  昂热城堡的堡垒由摄政王布兰奇·德·卡斯蒂利亚(Blanche de Castille)女王和她的小儿子圣路易斯于1230年建造,城墙长500米,由17座塔楼组成,可以欣赏到独特的城市全景。 第六个重要的古迹修复工程计划,是拨款250万欧元 用于改造马恩省兰斯(Reims)的豆宫(Tau)。自2021年底到2023年,所施工程它将外墙的翻新和暖气系统延伸到王宫的一楼,并翻新王宫建筑体的正面。 未来,这座历史古迹建筑物,还会兴建一个新的博物馆,它将能把古老大教堂里的杰作博物馆与一个主题为法国国王加冕典礼的博物馆结合起来。
    10/20/2021
    6:24
  • 文化遗产 - 刚果申请将伦巴乐列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各位收听的是有刚果伦巴音乐之父约瑟夫喀巴塞雷(Joseph Athanase Tshamala Kabasele )演唱的象征刚果独立的历史歌曲“独立恰恰”,歌词的大意是: 恰恰,刚果迎来了独立时刻!恰恰,我们品尝到自由的果实!恰恰,他们在布鲁塞尔的圆桌前赢得了国家的未来!恰恰,我们将解放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牙买加的雷鬼乐与古巴的莎莎舞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后,非洲中部刚果河沿岸隔河对望的刚果民主共和国与刚果共和国近期共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申请,要求将两国民众十分钟爱的伦巴乐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教科文组织应该在12月13日至18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作出决定。 非洲的两个刚果国虽然矛盾重重,但是,在伦巴乐审遗问题上却鼎力合作,双方都极力进行游说。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文化部长法拉赫女士( Catherine Katungu Furaha)向法广表示,伦巴乐源自十六,十七世纪的奴隶贩卖交易,它的音乐中带有大西洋彼岸的音符。她说,伦巴乐的历史讲述的是背井离乡,漂流海外的奴隶的故事,他是被沦为奴隶的非洲人维系故乡的纽带,随着时间的推移,伦巴在异国他乡吸收新的资源,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刚果的伦巴大师前往古巴,将古巴的伦巴乐带回非洲大陆,伦巴也从此走出国界受到全球爱好音乐与舞蹈的人们的钟爱。 伦巴乐审遗委员会主席刚果共和国布拉查维尔大学历史教授高马泰特(Joachim Emmanuel  Goma Théthet)强调伦巴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他源于刚果盆地,凝聚了非洲大陆与西方的文化传统。 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金沙萨艺术学院的李瑶卡(André Lye Yoka)是伦巴音乐审遗委员会的另一位主席,他向法广讲述了1960年随同刚果独立运动领袖前往布鲁塞尔与比利时进行独立谈判的“刚果音乐之父”约瑟夫喀巴塞雷及他的伦巴乐团非洲爵士乐团(African Jazz)如何在独立谈判期间创作了这首脍炙人口的独立恰恰歌曲的经过。独立恰恰歌曲(Indépendance Cha Cha)在上世纪60年代的泛非主义运动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至今仍是刚果伦巴乐的代表曲目之一。 他说伦巴乐的起源凝聚了刚果河流上船夫的歌曲,是铁路工人的歌曲,是漂泊海外的非洲水手的歌曲,也汇集了西方音乐,加勒比海国家的音乐。而极具创意的林加拉语又使伦巴乐锦上添花。在他看来,伦巴乐不仅仅是一种老少皆欣赏的音乐,而且还是各大社会阶层,各大社群共同分享的文化身份,也是音乐界,社会学界研究的一大学术课题。由于以上种种因素,他认为伦巴乐应该可以当之无愧的成为联合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几十年来,刚果伦巴音乐始终主导非洲音乐界,非洲大陆的人们长期来按照刚果音乐的节奏热爱,哭泣,和跳舞。 伦巴乐酝酿了刚果多位音乐大师,约瑟夫喀巴塞雷的名声享誉全球,他的艺名是Le GrandKallé,Le GrandKallé是现代刚果音乐之父。 另一位刚果音乐的传奇人物是几年前去世的帕帕·温巴(Papa Wemba),他是刚果音乐中的另一大象征性的人物。 无论在何种环境,只要一提到刚果音乐和伦巴舞时,人们想到的第一个名字就是Papa Wemba。 他所创作的“Yolele”“ Analengo”等歌曲至今依然风靡非洲大陆,Papa Wemba不仅是非洲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而且还是世界音乐界的杰出人物。 2016年四月,他在科特迪瓦一场演出时在台上突然晕倒,当晚因抢救无效而死亡,享年66岁。法国媒体将帕帕文巴同几个世纪前同样在舞台上去世的莫里哀相提并论,帕帕·温巴曾经表示只要自己还有一口气,就会坚持唱歌。 帕帕文巴出身于刚果民主共和国,28岁时创办了”音乐万岁“乐团,Viva la Musica,年轻时对英语国家的音乐十分感兴趣。他是非洲的 “伦巴摇滚”乐的主要推动者,人们将他称为是非洲的猫王,也就是美国摇滚乐歌手埃尔维斯•亚伦•普雷斯利(Elvis Aaron Presley)。
    10/13/2021
    5:46
  • 文化遗产 - 暌违十年!台北故宫「镇院国宝—范宽、郭熙、李唐」特展登场
    今年10月6日至11月16日,台湾故宫博物院特别在北部院区即将进行整修工程前推出「镇院国宝」重磅特展,距离前次「国宝总动员」将珍藏的《溪山行旅图》、《早春图》、《万壑松风图》山水三宝合体展出,已经是十年前了。 台北故宫最盛富名的展品,应是大众熟知的翠玉白菜、肉形石、毛公鼎这三宝,它们当然有很高的价值,但是相较起来,北宋的《溪山行旅图》、《早春图》、《万壑松风图》在历史、人文、艺术等综合价值上,可能意义更为重大。 据了解,这三幅珍品早在2012年3月即由文化部核定公告为国宝级古物!风格皆属巨碑式山水,也就是画家将眼前景物收纳、反刍、重构后再现的理想山水画,重在体现以形写神的文人精神,如苏轼在〈书鄢陵王主簿所画折枝〉所描述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 如果说荆浩的《匡庐图》是「巨碑式」山水的开山之作,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就是典范了。前者构图还算四平八稳,而后者已明显可见将中景山体刻意放大、让崖下的旅人更显渺小,雄壮气息直通通地向观者扑面而来,表达画者对大自然的敬畏之情。 之后,郭熙的《早春图》又是另一典范。他擅长巨障、长松,画中山烟云雾缭绕其间,细部有独创的山石「卷云皴」、树木「蟹爪」画法,自成一派,画风较之范宽更加任情和恣意。 尽管范宽与郭熙有所不同,但仍属巨帐山水,而李唐的《万壑松风图》则似于近观山水。峭壁、树枝线条的密集交错、云气与山涧再交融其中,灵动之气跃然纸上,彷佛活生生的景物现前,那是画家所感受到的蓬勃生机。 这三幅画中,最早的《溪山行旅图》约距今一千年,最晚的《万壑松风图》大概九百年,三件近千年的真迹都是作在绢纸上,而绢纸类的古物特别敏感脆弱,平时要放置在故宫山洞的库房中,在隔绝紫外线且恒温、恒湿的状态下保存及展出,例如要定期使用特殊工序除去水分。因此,展出时间只能压缩在短短42天,而一般展期约为90天。 其实,故宫有很多千年以上的藏品,在众多藏品之中,这三幅画作并不算特别久远,它们的重要之处,是确立了「山水画」在华人世界中的价值,具有划时代的指标意义;同时,它们也影响了后续非常多文人还有哲学思想上的发展。 那么一般观众要如何欣赏「镇院国宝」?若按专家林垦 Kenn Lin的建议,不妨先从落款看起,主要是因为古时画家不少画作的确切作者与年代都有争议,或极难判别,但这三幅画很特别,它们都有明确的落款甚至年份,这在古代来说很少见,加上北宋是山水画发展的重要时期,所以落款可以帮助追溯孰先孰后、谁效仿谁,又是谁临摹、传承哪一位前人的作画技巧,是拼出历史和山水画发展的有力证据。 其次是体会画作的「可观、可行、可游、可居」,传统山水画是以远、中、近景建构视觉上的层次,利用平远(平视)、深远(俯视)、高远(仰视)等多重的视角描绘景物,因此在观画的时候,会感觉自己就像在一个真正的山水世界中游览。 山水画重于书画合一,更细节的部分就是欣赏不同的「皴法」,大致可以用书法、毛笔的方式理解,例如范宽的雨点(芝麻)皴、郭熙的卷云(云头)皴、李唐的斧劈皴,这三种笔法各有千秋。以郭熙《早春图》为例,卷云皴描绘出湿润、飘渺的云雾,S 型的山面呈现流动的气韵,大地初回春的气息更是用枯枝展现,画中这种灵动的气息就是郭熙厉害的地方。 因为维护上的困难,「镇院国宝」并不是长期展出,每次间隔往往是三五年起跳,所以今年有幸能一次目睹三件旷世巨作的绝世风采,实在非常难得。 此外,台北故宫这次还特地规划了受此三家风格影响的九幅画作同步展出,作品时代横跨元至民国,如元曹知白《山水》、明唐寅《观瀑图》、清唐岱《仿范宽山水》、民国溥心畬《古道斜阳》等,各幅均呈现汲古创新的当代风貌,体现其对国宝展的隆重之意,也让观众大饱眼福。
    10/6/2021
    5:47
  • 文化遗产 - 伊拉克文物珍宝吉尔伽美什梦碑残片重归故土
    2021年9月,美国将一枚收缴非法走私文物所得的泥碑残片交还给伊拉克。这枚泥碑残片虽然体积不大,却价值连城,被看作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遗留的瑰宝,不仅因为它有着3500年的历史,更是因为它是记录着“吉尔伽美什史诗”的吉尔伽美什梦碑的一部分。而“吉尔伽美什史诗”被看作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学作品之一,旧约圣经中的挪亚方舟故事甚至因此少了几分首创之荣。 吉尔伽美什史诗——苏美尔时代的英雄故事 19世纪中叶,考古人员在伊拉克北部一座宫殿废墟中发现了12枚黏土泥板,历史可以上溯到公元前18-17世纪。泥板上以楔形文字刻有近三千诗句,讲述的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苏美尔时代一个名叫吉尔伽美什的国王的故事。这些故事的发生的时间据信可能在公元前2700至2500年间。根据史诗叙述,吉尔伽美什是乌鲁克城邦的君主,曾经暴虐无度,为臣民所痛恨。在天诸神于是创造了与吉尔伽美什一样拥有超凡能力的恩奇都。但两人苦战一番,未能决出胜负,遂结成生死之交。自此携手征战,节节胜利。恩奇都不幸染疫身亡,吉尔伽美什痛不欲生,转而巡游世界,寻找长生不老的秘密,但终未成功,重返乌鲁克城…… 早于旧约全书记录的挪亚方舟故事 不过,吉尔伽美什史诗最早引发轰动之处,更是它其中远早于圣经旧约全书的挪亚方舟故事。1872年,大英博物馆一名年仅32岁青年助理面向圣经考古学会成员宣布:1858年挖掘出的12枚吉尔伽美什泥板中的第11枚上的楔形文字讲述的故事,与旧约圣经中的大洪水与挪亚方舟故事出奇地相似。所不同的是带领家人及陆上动生物逃离大洪水的人不叫挪亚,而叫乌特纳皮希姆(Utnapishtim)。决定以大洪水惩罚人间罪恶的也不是单一的上帝,而是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中的众神。众神中的智慧之神告诉乌特纳皮希姆人类即将面对一场灾难,嘱托乌特纳皮希姆造船,带上所有动物逃亡……旧约全书中大洪水之灾的陈述几乎都可以在美索不达米亚版的挪亚方舟故事中找到相似的情节。换句话说,圣经故事中的挪亚方舟故事几乎是早于它的美索不达米亚传说的翻版。法国专门研究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亚述学学者Jean-Marie Durand 2007年就此接受«世界报»采访时曾表示,以前大家认为历史记录在圣经之中,今后要说圣经是历史的一部分。 学界此后陆续发现了诸多以苏美尔语写成的关于吉尔伽美什的英雄故事的版本。吉尔伽美什生活的年代似乎也上溯得越来越远,甚至可能是在埃及吉萨金字塔群出现以前。但历史上是否确有吉尔伽美什其人呢?学界并无定论。 20年辗转回国路 刚刚由美国归还给伊拉克的泥碑残片,最近20年也有着一番特别的经历。正如美国司法部一名负责人所说,泥碑残片回归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史诗故事。 的确,1991年的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这件伊拉克某博物馆的宝物失窃。十年后它在英国重新出现。2003年,一名美国艺术品商人从伦敦的一个约旦家族购得此物,并将它邮寄回美国,但他没有如实向海关申报包裹的内容。2007年,该商人伪造文物来源证书,将它以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古玩收藏家。2014年,保守基督教信仰的家族企业Hobby Lobby以167万美元的价格将它买下,准备放在家族在华盛顿的圣经博物馆展出。2017年,博物馆馆长对碑片的来源产生怀疑,认为购买时的资料不全。这一疑问导致碑片于2019年被美国缉私当局没收, 并最终于今年9月23日,完璧归赵。 伊拉克文化部长在华盛顿出席接收仪式时表示,此次归还行动是对伊拉克社会的自尊心和信心的修复。他同时呼吁所有大学、博物馆、文物收藏家都保持警惕,更多地推动将被偷盗的文化遗产归还失主的行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应邀出席归还仪式。她表示,伊拉克人民将因此可以重新看到一页本国历史的篇章。 2021年7月,美国已经向伊拉克归还了1万7千件被认为是非法进入美国的文物。其中大部分文物的历史都可以上溯到苏美尔时代。苏美尔时代是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最古老的文明之一。
    9/29/2021
    5:39
  • 文化遗产 - 36年前的今天,巴黎新桥“大变身”
    1985年9月22日,古老的巴黎新桥由超过4万平方米的聚酯纤维织料包裹,披上了沙漠金色砂岩的颗粒感与柔光。随着日头和月亮的旋转,天光变换,这金砂岩色也跟着出现了千万种不同的美。巴黎新桥包裹计划,距今已经过去了36年整。其作者,保加利亚人克里斯托-雅瓦乔夫,和法国伴侣让-克劳德,也均已辞世。两人未能在生前亲眼见证问世的作品-包裹凯旋门计划,则正在此时此刻通过所有倾慕者的溢美之词,反对者们的攻击指责,和不屑一顾者们的评论,向世界证明,他们从未离去。 巴黎新桥始建于十六世纪的亨利三世时期,建成于十七世纪初,名为“新桥”,是因为它是当时第一个其上无居民居所,第一个有保护路人不受马蹄溅起的泥水的人行道,第一个完整横跨塞纳河,连接左右岸与西岱岛最西端的石桥。新桥在1889年被列入法国历史保护文物,1991年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世界遗产。如今,它是巴黎现存最古老的桥,也是第三长的桥,长238米,内有建造初期遗留下来的地窖和地下通道。随后,流动商人们纷纷进驻新桥,有为狗提供剃毛服务的,有提供遮阳伞租赁服务的,还有旧书摊位。直到1854年左右,地窖被封起,最后一批商店消失了。新桥还是1910年塞纳河洪水的见证物,现今仍能看到当年的水位线。那是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也是1658年以来塞纳河最严重的一次灾难。位于左岸的国民议会开会时,议员们不得不坐船前往。 在接下来的岁月里,从18世纪盛大开张的莎玛丽丹百货大楼,到亨利四世骑马雕像被立起,新桥的三百多个牧野神灵怪面雕饰默默保护着两岸的居民,和过往的行人车辆,免受恶灵的侵扰。1926年,巴黎七号地铁线延长,新桥地铁站正式开通。2002年,时任法国经济部长洛朗-法比尤斯为新桥换上了象征欧盟的蓝色,诞生后的第三年,法国在那一晚庆祝欧元正式开始流通。 对待这样一个历史感丰厚饱满的古迹,过往的众多建筑家和艺术家只是为其稍稍修饰,略添,或略减,从未有更天换地般的大手笔。但克里斯托与让-克劳德,在不花费法国纳税人一分一厘的情况下,让巴黎新桥“大变身”:他们起初选择了亚历山大三世桥,但随后却觉得(克里斯托嫌亚历山大三世桥只有一个桥拱洞),新桥更具历史感,更在巴黎市中心,更与艺术史相连。历经法式行政程序的速度,新桥包裹计划得到了时任法国文化部长雅克-朗,时任巴黎市长雅克-希拉克,城建部,交通部,巴黎河流交通局等等的同意,12名工程师和300名专业人员,让新桥穿上了12吨重的钢缆条和4万平方米的织料。蛙人们跳进塞纳河,用绳索紧固住下垂的织料,再往上扬起,高山向导们接住,打结,扎紧。巴黎的专业工匠们负责监工,在看热闹的人群,和被吵醒的酒鬼之间穿梭,忙碌着,河里的驳船放慢了速度,时间似乎也慢了下来。 14天当中,新桥又新了,只有亨利四世的立马雕像没有被覆盖;14天之后,它重新回到了自己本身的样子。虽然这一“展品”是暂时的,可逆的,但被包裹新桥计划吸引的人们,在金砂岩色织料撤掉后,再看新桥的目光,开始变得不同。以往没有仔细关注过新桥的人们,也因此产生了去了解它的兴趣。
    9/22/2021
    5:05

À propos de 文化遗产

Site web de la radio

Écoutez 文化遗产, 亚洲周刊 ou d'autres radios du monde entier - avec l'app de radio.fr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Téléchargez gratuitement et écoutez facilement la radio et les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文化遗产: Podcasts du groupe

文化遗产: Radios du groupe

Information

En conséquence des restrictions de votre navigateur, il n'est pas possible de jouer directement la station sur notre site web.

Vous pouvez cependant écouter la station ici dans notre Popup-Player radio.fr.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