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Écoutez {param} dans l'application
Écoutez 北美来鸿 dans l'application
(26.581)(171.489)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AccueilPodcasts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Podcast 北美来鸿
Podcast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ajouter

Épisodes disponibles

0 sur 23
  • 加华裔后代批驳模范少数族裔神话
    五月是加拿大的亚裔传统文化月,我们继续关注亚裔话题。自1966年美国社会学家威廉·彼得森 (William Petersen) 首次将在美日裔誉为“模范少数民族”后,这一概念迅速涵盖了东亚及南亚裔美国人,也传到了相同文化背景的加拿大,在被美誉半个世纪后,越来越多的加拿大华裔后代对头上的这顶桂冠进行剖析、反思和批判。  从事新闻工作20年的安妮塔·李(Anita Li )在多伦多东部有色人种聚集的士嘉堡区长大,曾在《多伦多星报》和加拿大广播公司及纽约媒体工作,现在多伦多瑞尔森大学(ryerson university)教授新闻,去年六月她在多伦多《海象》(The Walrus)杂志撰文《反亚裔种族主义不仅仅是个热门话题》指模范少数族裔神话错误百出,她引用约克大学种族问题教授杜阿(Enakshi Dua)所说这一“概念来自美国亚裔的经历,白人主导的媒体和政府成功将其武器化,以加剧亚裔和黑人的分歧”,“人们常听到亚裔发达致富的故事,但这一叙述忽视了许多底层工作,如医院护工等很多都是亚裔”。多伦多约克大学卡尔·詹姆斯 (Carl James) 则认为“加拿大对种族问题讨论不够”,认为种族问题“只发生在美国”。1971 年《加拿大多元文化法案》鼓励新移民保留自己的文化,这种多元文化造成色盲,误以为加拿大社会超越了种族差异。在加拿大,亚裔社区比其他人更成功、更少被边缘化的谎言掩盖的事实是,华裔贫穷人口在10年前还多于黑人。 瑞尔森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戈登·潘(Gordon Pon)分享了高中时遭遇模范少数族裔定型的荒唐经验,他最强的学科是英文, 最差的是数学, 这偏离了典型华裔学生的形象,结果英语老师总怀疑他的文章是别人代笔,他认为将“刻板印象”强加于一个族群,无助于了解族群差异,它与多元文化主义融合在一起,令反亚裔种族主义得以藏身,令亚洲文化被简化为一维存在,陷于狭隘和僵化。加拿大自称是平等的多元文化国家,这延续了种族主义不存在的神话,而事实上加拿大有着悠久的反亚裔种族主义历史,且一直延续到今天。 出生于蒙特利尔上海人家庭的迪娅蒙·姚(Diamond Yao)是当地法文媒体《la converse》记者,她在加拿大百科全书(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撰文《模范少数族裔》,指“通过将亚裔提升为成功被同化的少数族裔,白人主流社会就可以摆脱种族压迫的嫌疑,否认黑人民权活动家的要求,但这种政治策略导致了亚裔的刻板印象”,“1967年加拿大移民法以积分制代替国别基础,允许受过高等教育的亚洲移民大量进入,强化了模范少数族裔的刻板印象”。 她记录了加拿大媒体关于亚裔神话的两个负面案例。CTV曾播出节目称中国留学生“接管”了大学,剥夺了白人的机会,而画面中的留学生实际上是当地华裔,CTV迫于压力解雇了制片人,事件促成加拿大华人平权会(CCNC) 成立。2010年麦克林杂志撰文“太亚洲化?”指加拿大顶尖大学亚裔学生太多,且不参加社交只追求功名,私立学校白人学生拒绝申请某些大学,只因为它们“太亚裔”,在引发加拿大亚裔抗议后,麦克林杂志拒绝道歉。 迪娅蒙·姚指“模范的刻板印象对亚裔社区伤害极大,不辜负神话的压力导致年轻亚裔心理健康出问题,自杀率增加,一些社区成员以不健康标准为生存策略,羞辱那些反抗者,导致亚裔社区内部分裂”。她认为模范少数族裔造成的刻板印象令人忽视亚裔社区在种族、文化和语言上的多样性,错误地将亚裔脸谱化,抹去了亚裔个体鲜活的历史和生活经历。
    5/24/2022
    4:22
  • 疫情下的加拿大反亚裔种族主义
    五月是加拿大的亚裔传统文化月,据全加华人平权会多伦多分会(CNCTO)等机构3月底发布的调查报告,去年全年加拿大报告种族主义事件943起,比前年增加47%,南亚和东南亚裔受害人数显著增加,加拿大广播公司指”疫情肆虐两年后,加拿大的反亚裔仇恨仍在上升“。 调查发现女性受害人占比64%,儿童和青少年受害者增加了286%,暴力袭击持续增加,投诉被吐口水的亚裔增加了42%,南亚和东南亚裔报告的仇恨事件分别增加了318%和121%,攻击者75%是白人男性,71%的受害者在社交媒体上披露事件,但没有报警,因为他们不想、不知道如何应对或英语水平不够,调查相信实际问题要比报告严重得多。 报告指超过 80%的受害者要求改革公共教育、集体行动或政策,但没人提出索赔。调查报告呼吁”为亚裔社区组织提供更多的长期资金,设立创伤及反种族歧视项目,让更多的亚裔女性参与决策过程”。 由全加华人平权会等机构创立的《疫情歧视举报》网站(covidracism.ca)记录了两年来发生在加拿大各地针对亚裔的一千多起种族歧视案件,今年一月公布的两项调查结果显示疫情重伤了加拿大的种族关系,损害了华裔加拿大人的幸福感和归属感。 维多利亚大学一项研究发现“仇恨和种族主义像病毒一样”危害社会,该大学调查了874名第一代和第二代华裔,发现三分之二的人在疫情期间有过不被尊重的经历,且两代华裔比例大致相同,表明语言能力、专业或收入水平并不会减少歧视的发生。有三分之一受访者受过人身威胁或恐吓,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受到人身攻击,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向警方报案或投书社交媒体。该研究呼吁“疫情传播有公共政策遏制,种族歧视也需要强有力的公共政策来应对”。 另一项调查由加拿大研究协会(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委托莱格(Leger)机构进行,受访的1547人中有1255名白人和75名华裔,其中近半华裔表示疫情令他们与白人的关系恶化,五分之二的白人表示与华人关系恶化。加拿大华人平权会主席吴婷婷(Amy Go)认为这种差异表明享有特权的白人无法明了亚裔的遭遇,如果疫情期间反亚裔仇恨和暴力事件兴起没有让更多白人意识到问题所在,那麻烦就大了。 疫情开始时,吴婷婷就意识到历史即将重演,华人会像“黄祸”论横行的19 世纪那样成为攻击目标,被指肮脏及携带疾病。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她发现情况比预料的还要糟,她和家人都被吐过口水和被扔过垃圾。 加拿大统计局去年报告称,警方记录的仇恨犯罪从2019年的1951 起急升至2020年的2669 起,其中种族案件翻番,温哥华警察局去年2月更称2020年反亚裔仇恨犯罪增加了717%。多伦多2021年仇恨犯罪比前年上升22%,其中针对东亚或东南亚人的仇恨犯罪上升超过300%。 加拿大广播公司在报道中称,全加华人平权会多伦多分会亚裔种族问题顾问 Kennes Lin认为“今天的情况与加拿大的殖民历史有关”。 加拿大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由来已久,去年11月加拿大百科全书网站(the canadian encyclopedia)刊登了蒙特利尔华裔记者迪亚蒙-姚(Diamond Yao)的文章,回顾了一百多年来亚裔在加拿大所受的歧视,其中有歧视华裔的投票法和排他性移民政策等。1872 年卑斯省修订《选民资格和登记法》,禁止华人和原住民在省级选举中投票。1885 年加拿大颁布《选举权法》禁止华人参与联邦选举。二战后从前线归来的华裔老兵为争取选举权展开多年斗争,1948年华裔获得联邦选举投票权。19世纪末20世纪初,卑斯省亚裔无法获得就业和住房机会,1897年《金属矿山检查法》禁止华裔从事金属采矿业。 1885年加拿大实行《中国移民法》,对华人开征50美元人头税,1903年更增至500元,相当于当时华人两年的工资,但人头税没能禁绝华人移民,1923年加拿大又出台排华法案《中国移民法》,禁止华人进入,只有少量留学生、不包括洗衣店、餐馆和零售业的商人、外交官和在加拿大出生回中国受教育的华人例外。该法律令唐人街成为背井离乡男性的“单身汉社会”,直到1947年《中国移民法》才被废除。 迪亚蒙-姚指“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一直持续到今天,模范少数民族神话及其刻板印象就是一个例子。这种刻板印象将亚裔加拿大人渲染成好学、勤奋和富有,这一神话还割裂了亚裔与其他族裔。在2003年SARS 和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期间,亚裔所经历的种族歧视证明,种族主义仍然活生生地存在于加拿大”。
    5/10/2022
    4:42
  • 五眼联盟为何让位于四边对话和奥库斯
    4月12日日本《产经新闻》称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已非正式邀请日本加入“奥库斯”( AUKUS ),因为日本技术能增强其高超音速武器开发和电子战能力,尽管此说随后遭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否认,但“奥库斯”变成“吉奥库斯”(JAUKUS)的前景,令人再次聚焦这一新的西方战略联盟。 二战期间由美英加澳和新西兰组成五眼情报联盟稳定印太地区民主政体半个世纪后,因中国崛起在2007年催生了美日印澳四边安全对话,2021年9月美英澳三国又组建了更精锐的“奥库斯”,对比这三个战略联盟,人们不禁要问,面对中国崛起,五眼中的加拿大和新西兰哪儿去了? 去年9月困扰渥太华近两年的人质危机解决后,一度对华谨小慎微的加拿大加紧跟上美国步伐,10月加拿大海军"温尼伯号"(HMCS Winnipeg)首次联合美国海军穿越台湾海峡,12月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今年1月第二次参加美澳印日的“海龙”反潜联合演习,还有舆论敦促加拿大尽快加入四边对话和奥库斯。新西兰则是五眼联盟中的异类,去年四月它称“联盟不应该偏离成员间分享情报的安排”,对联盟试图扩大职权范围、处理军事外交事务持保留态度,今年1月新西兰国防部秘书长与中国军队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视频通话,称重视发展对华军事关系,愿同中方深化战略互信。在对抗中国问题上,新西兰展现出有别于美英澳加的独立性。 可以说是五眼联盟成员的分歧导致了四边对话和奥库斯的诞生。今年1月,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高级顾问威廉·斯托尔茨(William Stoltz)在加拿大特洛伊媒体(Troy Media)撰文分析了这三大战略联盟的脉络。他说“关于五眼联盟多大程度可用于传统情报、军事和执法合作之外的战略和外交活动,去年曾引发激烈辩论。有人不愿突破传统,为避免危及联盟统一,需要有新的战略对话和协调结构”。 曾在澳大利亚国防和情报部门工作的斯托尔茨2020年就建议五眼联盟常设秘书处并定期举行领导人峰会,但直到四边对话得以巩固和奥库斯诞生,这一令五眼联盟在印太战略中发挥积极作用的构想未能实现。反倒是四边对话在去年举行了首次峰会,启动了疫情、气候变化及关键技术的联合倡议和工作小组。 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去年9月组成奥库斯更令人“重新评估五眼联盟与印太地区的关系”,奥库斯“表达了美英对澳大利亚在印太地区维护西方力量、特别是反对中国方面发挥更大作用的期望”,“这种期望不是在五眼联盟支持下发生的,加拿大和新西兰被排除在期望之外”,“但问题是五眼中的加拿大和新西兰,与美国主导的在印太地区维持西方力量的战略真的无关吗?” “四边对话和奥库斯因中国好战、寻求控制国际体系、谋求印太霸权而生,美国以鼓励各国抵制中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胁迫作为回应,这种集体反应需要迅速而果断的信息及明确的行动”,而“五眼联盟能否从临时行动的伙伴关系转变为专注于印太地区联合行动的战略机构?”去年初新西兰拒绝在香港和新疆议题上签署“五眼联盟”批评中国的联合声明,斯托尔茨认为“五国没有相应的强硬行动,就可能破坏伙伴关系的完整性,让五眼联盟背上无能的黑锅,印证中国关于其不合时宜的说法”。 斯托尔茨认为“虽然五眼国家是因为对自由民主价值观有共同亲和力、在国际秩序上利益广泛一致而走在一起,但因此假设五国利益完全一致、总能就所有问题达成共同策略是错误的”,与其“在五眼联盟内部制造紧张,让最不热情的成员感到过度被迫参加联合行动,破坏这一组织的团结”,不如另起炉灶。
    4/26/2022
    4:42
  • 俄乌战争带给加拿大的利好与纠结
    俄乌战争及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给加拿大的矿产及农业部门带来利好,欧洲对非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的渴望,在给这个世界第四大产油国和第五大天然气生产国带来机会的同时也令其十分纠结。 在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化肥后,近半钾肥进口受影响的巴西决定增加加拿大钾肥进口。全球最大钾肥企业、位于加拿大西部萨省的Nutrien公司宣布今年钾肥产量将比去年增加10%,达1500万吨。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长乔纳森·威尔金森(Jonathan Wilkinson)3月23日在巴黎举行的国际能源署部长会议上透露,不少国家希望加拿大钾肥、铀和农业食品替代俄罗斯产品。全球最大的豆类公司加拿大豆类和食品配料加工商AGT正把加拿大的谷物和豆类销往120多个国家,其首席执行官穆拉德·卡蒂布(Murad Al-Katib)喜滋滋地发现“全世界都在转向加拿大”。 因担心俄罗斯铀供应中断导致全球铀价飙升,加拿大铀矿巨头Cameco宣布两年内将其位于萨省北部的铀矿产量提高1000万吨,如价格继续上涨,产量还将提高45%。 与此同时,在多伦多股票交易所上市的239 家加拿大原料和商品公司,逆美国标准普尔指数下跌之势集体上扬,令加拿大股市有望成为俄乌战争的最大受益者之一。 制裁俄罗斯令全球市场每天减少300万桶石油供应,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长在巴黎还承诺每天增加出口20万桶石油和10万桶天然气,并表示“加拿大石油取代俄罗斯石油不会导致更多的气候变化,没有更多的二氧化碳排放”。加拿大现在每天出口360万桶石油,但其中97%销往美国,输油管道限制了加拿大的石油出口,阿尔伯塔省长杰森·肯尼(Jason Kenney)慨叹如果美国总统拜登一年前没有否决拱心石输油管道(Keystone XL)项目,阿尔伯塔省的石油本可以在今年底前取代俄罗斯石油。渥太华另一项考虑是用加拿大液化天然气 (LNG) 替代俄罗斯天然气,并正与欧洲就是否建造更多液化天然气项目展开对话,但加拿大目前没有液化天然气工厂,壳牌石油在西海岸投资的大型液化天然气设施还在建设中,保守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呼吁渥太华支持通往大西洋沿岸的快速管道项目,以尽快“在欧洲取代俄罗斯天然气”。 产油大省阿尔伯塔跃跃欲试,纽芬兰省也希望将其耗资55亿加元的液化天然气项目启动时间从2030年提前到2028年,届时将年产260万吨液化天然气,该项目优势在于纽芬兰距离欧洲仅是墨西哥湾到欧洲的一半,且采用排放量最低的水力发电,另据英国《卫报》4月5日透露,纽芬兰还在游说渥太华批准在其海岸的北湾(Bay du Nord)钻探项目,这里将有加拿大最深的油井,年产石油7300多万桶,但因挑战政府的减排承诺并危及当地渔业及生态系统,渥太华已将原定3月6日前的拍板日期延迟40天。 正当加拿大石油行业的游说团体和亲石油政客敦促欧洲舍弃俄罗斯石油选择加拿大石油时,环保主义者却抨击加拿大的石油“机会主义”,并呼吁进行能源转型,曾长期从事绿色和平运动的加拿大环境部长斯蒂芬·吉尔伯特(Steven Guilbeault)也表示“解决能源问题的办法不是增加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而是减少对石油和天然气的依赖,“无论它来自哪里”。 加拿大《对话》网站(theconversation.com/ca)3月7日刊文指“俄乌战争将对能源和气候变化问题产生重大影响,对加拿大到2030年将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40%并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提出了重大挑战”。
    4/12/2022
    4:37
  • 加拿大挺乌反俄警惕中国的理由
    自2月24日俄国入侵乌克兰以来,加拿大与美国一起制裁俄罗斯力挺乌克兰,展示了与欧洲的团结。3月14日,前驻华参赞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在加拿大《环球邮报》撰文,呼吁警惕“中国潜在的长线游戏:制服俄罗斯再染指北极”。 1990年代两度在北京担任外交官的查尔斯·伯顿,现任渥太华智库麦克唐纳-劳里耶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和布拉格欧洲安全政策价值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他指“50多年前,毛泽东就写下‘天下大乱,形势大好’。他曾希望中国最终占上风,红色中国取代苏联成为世界革命的领导者。但结果是西方赢得了冷战,苏联解体了。今天普京入侵乌克兰引发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危机,并被北京视为推进毛泽东主导全球愿景的机会,这一愿景现在被习近平称为‘人类命运共同体’”。 无论入侵乌克兰如何收场,俄罗斯都将继续被西方制裁,无法进行金融交易,无法与利润丰厚的欧洲市场进行贸易。这或将俄罗斯推入北京的怀抱,北京将非常乐意以帮助俄罗斯这一“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度过灾难性制裁为幌子,使其身陷对中国经济的依赖。普京为此将付出羞辱性的代价:北京将利用俄罗斯的弱点使其服从中国的整体地缘政治目标。 中国官方媒体也暗示了北京的长期博弈。央视称俄国“军事行动”属正当,因为西方颠覆乌克兰威胁到俄罗斯安全;北京不把俄罗斯的军事行动称为“入侵”,中国观众也看不到乌克兰人的苦难。对北京来说,只要中国不被西方制裁,自身利益不受损害,这场冲突就越彻底越好。西方犹豫不决和有节制的反应都被北京视为华盛顿主导全球秩序能力的衰落。北京看不到北约的集体防御,只看到普京威胁使用核武器、西方不理会乌克兰的请求、只象征性提供过时武器、在俄罗斯轰炸时北约拒绝设立乌克兰“禁飞区”等。 一旦俄罗斯对北京心存感激,在未来美国对抗中国武力统一台湾时,俄国将被迫在军事上支持中国,中俄联合行动将使美国在军事上保卫台湾的模糊承诺再次崩溃,如果西方的回应与这次相同,那么韩国和日本可能会对美国的安全承诺非常警惕,并受制于北京的影响力。 这种潜在的全球力量调整也将对加拿大产生巨大影响。普京声称对加拿大北极水域下的资源拥有权利,中国也荒谬地自称为“近北极国家”,再加上莫斯科对北京的心存感激,这很可能会导致中俄共同挑战加拿大的北极主权和安全。 加拿大国际事务作家雅库布·费伦奇克(Jakub Ferencik)3月14日在麦克唐纳-劳里耶研究所网站撰文,指“失去生命”、“俄罗斯作为地区威胁”、“对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的影响”、“难民危机”和“自1945年以来最大的欧洲战争”是加拿大人关注乌克兰的五大理由, 他认为“俄罗斯入侵是一场反对主权、国际法和全球稳定概念的战争。如果国际社会不以强有力和统一的方式作出反应,侵略者将误以为可以为所欲为,北约一旦分裂或前线国家软弱,俄罗斯与北约发生直接冲突的风险就会大得多,这将对加拿大和更广泛的世界产生可怕的影响。中国、伊朗、叙利亚、委内瑞拉,甚至朝鲜都在密切关注这一局势,国际社会的动摇或令专制国家走上类似的道路。因此,西方的反应将严重影响其他潜在的危机爆发点,例如加剧中国与台湾之间的紧张局势。
    3/29/2022
    4:37

À propos de 北美来鸿

Site web de la radio

Écoutez 北美来鸿, 要闻分析 ou d'autres radios du monde entier - avec l'app de radio.fr

北美来鸿

北美来鸿

Téléchargez gratuitement et écoutez facilement la radio et les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北美来鸿: Podcasts du groupe

北美来鸿: Radios du grou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