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Écoutez {param} dans l'application
Écoutez 法国风土人情 dans l'application
(26.581)(171.489)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AccueilPodcasts
法国风土人情

法国风土人情

Podcast 法国风土人情
Podcast 法国风土人情

法国风土人情

ajouter

Épisodes disponibles

5 sur 24
  • 法国风土人情 - 2022年法国总统大选:左翼政党竞选活动资金筹募困难
    2022 年法国总统大选:左翼政党目前似乎显得难以为其竞选活动筹集资金。 因其光景不太乐观的民调不容易推动银行融资,也不容易促使政党肯为候选人多花钱。目前媒体报道的负面传闻 指社会党候选人巴黎现任市长有竞选经费困难问题。社会党人士日前表示,将进行一场“俭朴节约的竞选造势活动”。  数周以来,无法亮丽起来的民调让左翼候选人为政治冒冷汗,也让那些可能为总统竞选活动融资的银行不敢冒着财务危机的风险提供贷款。  左派的让-吕克·梅朗雄的竞选总监曼努埃尔·邦帕德 (Manuel Bompard) 总结了左派的总体感觉, X他说:“ 这很复杂。 我们不会说,在财务上,一切都在运转,但这也不是个灾难。”  他还说:“五年前,我们已经在贷款方面遇到了困难。 我们预测竞选费用为 1100 万欧元,与 2017 年一样。竞选预算有 50%是贷款。 我们有自己的资金,我们的募款目标是 250 万欧元。 现在我们只筹募到1百万欧元。”  法国的竞选法律一视同仁:  法律规定:国家补助800 万欧元的大选竞选费用,给那些第一轮后没有资格进入第二轮参选的候选人,但其总票数至少要达5%。而竞选经费补助上限为1680 万。但是,为了提供竞选贷款,银行有自己的要求,也就是基于候选人各方的信誉和民意的调查。 他们要求进行进行三项民意调查,对各个候选人的投票意向要能达到 8% 以上。 低于这个百分比,则银行有可能拒绝提供贷款。 社会党 (PS) 前财务主管佩内尔·理查多 (Pernelle Richardot) 分析道:“我们对欧洲人有一种预感,银行不再玩这个游戏了。 这提出了一个真正的民主问题。 ”  在绿色环保人士政党中,总统候选人贾朵(Yannick Jadot )的竞选总监萨图里(Mounir Satouri) 的目标是筹款“1000 万欧元”的雄心勃勃竞选活动。 2012 年,该党候选人伊娃·乔利 (Eva Joly) 的竞选筹款为 180 万欧元。竞选财务主管蒂埃里·布罗霍特 (Thierry Brochot) 详细介绍说: “十天前,我们向《信贷合作社组织》Crédit coopératif 提交了一份 640 万欧元竞选经费的贷款申请。 我们的自备款为160 万欧元的股权,并希望获得 200 万欧元的捐款,只要贾多在民调中能保持在这个水平(7% 到 9%),我们的筹款就不会有困难。 ”  负面的传闻: 《费加罗报》19日报道了现任巴黎女市长安妮·伊达尔戈 (Anne Hidalgo) 的财务困难,她可能会遭到几个银行的拒绝贷款。 在社会党当中,人们确信这些恶意的谣言是绿色环保党所煽动起来的,以进一步抹黑一个身无分文的政党,并促使提高巴黎市长会提前宣布退出候选人名单的假设;目前巴黎女市长伊达尔戈的民调低于8%。   对于也是巴黎参议员的伊达尔戈竞选活动代理人的玛丽-皮埃尔·德拉贡特里来说她对此表示,“这是错误的!所有这些都是恶意中毒的谣言。 我们没有碰到任何一家银行拒绝贷款。 我们与《信贷合作社组织》 Crédit coopératif 携手合作。我并不担心,因为我们将获得 500 个赞助单位,这对银行来说是很重要的条件,而且社会党 PS 拥有大量资源,包括它的一些联盟组织。 最后,我们社会党还拥有一个房地产价值 900 万欧元的总部建筑物,“万一需要借款时,可以拿来抵押贷款。  法国社会党PS此次还为该活动提供了约 600 万欧元的资金,主要来自于 2017 年以 4550 万欧元的价格出其售位于 巴黎第七区索勒费里诺rue de Solférino 的总部,即使这笔售屋获款已经花掉了很大一部分。  因此,对于该党而言,是否投入大量资金是一种政治选择,这取决于这位巴黎市长竞选活动的启动程度,可能会因此重新调整设置所需的确切费用。  参与此次社会党竞选事务的巴黎参议员大卫·阿苏林 (David Assouline) 指出:“在目前大家为购买力而战的同时,你无法承受大笔开支。”我们的竞选活动将采取节约方式,花费在那些必要和有用的开支上。  根据共和国总统任命的贷款中间人让拉斐尔指出,巴黎女市长还没有银行拒绝贷款的问题,因为她的财物档案还正在建立中。不过如果她的民调继续如此低迷,她可能得着手采取金额限于200或300万的贷款方案。
    11/24/2021
    5:34
  • 法国风土人情 - 法国寄圣诞包裹给远在国外执勤军人同袍的传统
    《寄送圣诞包裹给远在国外执勤的法国军人同袍》这是一个传统,一项每年随着圣诞假期临近就会举行的活动。 13日的周六这一天,来自欧佩克斯退伍军人协会(Vétérans Opex) 的义工们,在位于巴黎北郊的克里奇市(Clichy)的战士之家(Combatant's House),为那些远在在国外出任务的法国战士同袍们准备了150 个食品包裹。 这是一项支持他们的国外战友的团结行动,同时也是退伍老兵们重新会面的一个好机会。  “我看到这些士兵哭了”:在克里奇市,法国退伍军人讲述了他们在国外收到圣诞包裹的回忆  在巴黎北边上塞纳省的克里奇的战士之家的主房大厅里,挂满装饰着旗帜和军用车辆模型,这些机械都上好了油。  这个周六的早上,大约有 20 名欧佩克斯退伍军人协会的义工们正在努力为他们在国外服役的士兵同袍们打理准备150个圣诞包裹。 在准备工作台上,只见一大堆等待打包的食物,如:鸭鹅肝酱、肉酱、香肠、汤品、糖果、巧克力、饼干,甚至还有带有蜘蛛侠形象的肥皂和葫芦。  曾经在军中服务了 25 年的理查文慈(Richard Vince)向记者说道: “一个小包裹,即使只是一小罐肉酱都能温暖人心。” 理查文慈现任克里奇市负责战士界事务与各种纪念活动的市府顾问代表。他还说:“我们向战友们展示,即使他们在天涯海角的另一端,我们思念着他们。 ”   今年,藉着这协会强大的人脉网络,今年包裹主题是发送给特种部队士兵。 克里奇市府年轻人委员会遴选出来的4位青少年,甚至前来协会帮忙写圣诞卡片上的贺词。  理查文慈还说:“那种打开包裹的感觉是无法言喻的,那是一种内心深处温暖感觉。”2014年成立的这个协会,4年前开始把办公室设立在克里奇市。这个协会已经连续7年发动这项送圣诞礼物给军中同袍的团结行动。  54 岁的法布里斯是来自东欧的老兵,来自孚日的布鲁耶尔,他是与另外两名战友一起来参加这次行动。 他开玩笑说:“我们甚至把自己家里的糖果带来了。”在他多年的服役期间,法布里斯有一次曾收到一个圣诞包裹。 “我还记得那包汤的味道,它改变了我们日常的口粮盒。” 这位老兵感动地回忆说。 当时,他收到寄给他的圣诞包裹时的感觉是无法解释的,这是一种亲密温暖的感觉。 我还看到有人打开包裹时,哭了! ”   为了收集募款寄送这些食品包裹给在国外作战的士兵同袍,该协会筹划了一个在线抽奖游戏,并游说策动一些大超市和生产商来提供一些熟食冷盘或糖果零食。  该协会在克里奇市的部门负责人洛伦.马伊亞说( Laurent Maillard )解释说,这是为了带给海外军人们“一小块祖国的芳香,以及带给他们那种当下的喜乐感”。欧佩克斯退伍军人协会在全法国境内和国外拥有 172 名成员。   奥利维亞.马克(Olivier Macquet )向记者说,我们在德国的退伍军人每年都会送给我们 30 公斤的 Haribo 糖果。  奥利维亞.马克是欧佩克斯退伍军人协会的总裁,他是曾经参加过第一次海湾战争和前南斯拉夫战场的老兵 。他说:这看起来也许很蠢,但却能带给他们真正的安慰。  马克还表示,在海外士兵和这些退伍军人之间,“我们有彼此能沟通的语言” 这些国外的军人们所承受的离乡背井远距离、必须度过的每日煎熬,和肉体上的与心灵上所受到的痛苦,也是这些退伍军人老兵战士们所实际经历过的。   对他们来说,带给他们在军中的战友一点乐趣,也是一种与他们保持联系的方式,而且经过多年军旅生涯的战士们,一旦退伍卸下军服后,重返平民生活绝非容易的事。   奥利维马克透露心声地说:“刚开始,我们尝试离开军人的世界远一点,但是,当有一位军中兄弟受伤时,我们肯定就会回来靠近他们。它是这些士兵们遭受创伤的重要标志,出于一种被掩饰的内疚感,我们告诉自己:这可能本来应该是我受伤的,应该是我碰到这些危险的! ”   洛伦. 马伊亞说:替那些法国动员士兵们维护记忆工作的职责、对于他们表示认同,以及陪伴因其过去的经历而受损的同袍,这也是我们协会工作的角色。 他还说:“所有离开军队的那些军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多重创伤。马伊亞本人在军中服务18年,曾在伊拉克及阿富汗待过。他说,我们协会的角色就是:将那些很可能孤立的人带回法国已存在的体制系统 。因为我们自己不能代替医生。但我们同袍之间有彼此能沟通的语言,存在着一种真正的友谊,这让我们最终能够更自然的彼此交流。  马伊亞也指出,但这些退伍军人不会活在过去,他们学会与它共存,继续向前走,俾能给自己一个归回平民的新生活。  根据法国国防部称指出,目前全球有 30,000 名法国士兵被动员到世界各地。 对于他们当中的至少 150 人来说,年终圣诞假期将会更甜蜜一点。
    11/16/2021
    6:36
  • 法国风土人情 - 法国邮购老祖母集团3Suisses新老板新主张《慢慢送货》
    上个月,法国著名的老牌邮购公司3 Suisses 的现任首席执行官卡琳·施伦泽尔(Karine Schrenzel)向她的职业社交网领英(Linkedin) 群组提出了一个在当今电子商务时代令人侧目的新兴趋势,也就是一种针对网购或邮购商品运送的《交付缓慢( le slow delivery) 》模式概念 。卡琳主掌的法国电子商务风险投资公司于2018年收购了历史悠久的法国老祖母们热捧的3 Suisses邮购集团,将其改造成与时俱进的电商经营模式。她也向“法国经济资讯网站JDN”解释了这个《慢慢送货》,不再商业竞争地追求快速送货的新潮流计划的目标。 JDN:请问这项新型的《交货缓慢》模式的重点是什么? 卡琳表示,我在阅读一篇文章时发现了《交付缓慢》的点子,即使名称不言自明,但我并不真正了解它的内容。 我发现这个想法很有趣,因为亚马逊集团投资无人机俾能更快地交付货品。 所以现今存在这两种不同的货流走向。 一方面,我们非常了解消费者想要快速发货,但另一方面,《交付缓慢、慢速发货》回应了两个挑战,(两大诉求)。 首先,它采取了生态方法,希望将同一集税区的订单组合在一起,以限制 二氧化碳的排放。 然后是,这种缓慢交付是让消费者能够重新连接等待订单乐趣的一种方式,他们不会永远处于《立刻、即时》的紧张状态。  JDN:你在领英群组上的帖子,获得哪些教训和想法? 卡琳说,总共有近 110,000 人查看了我的帖子,3,600 人投票。似乎有 71% 的人表示他们准备以更负责任的方式等待他们的包裹。 当我们重新启动 3 Suisses 时,我们与客户开展了一个名为“Imagine 3 Suisses”的合作项目。 我在领英上的帖子没有可比性,但它带来了第一个结果。 我们可能会通过直接询问我们的客户来继续反思,因为消费者的意见很重要。  JDN:你怎么能在 3 Suisses 集团当今的电子商务形态下,申请慢速交货的做法呢?  卡琳指出,在意见调查的反馈中,有人提请我们注意货品送递路线的优化问题,亦即把包裹重新组合,同时确保送达交货时,客户能在家中。 此外,我们还可以考虑为那些愿意等待包裹的消费者提供一些优势待遇或赠送一个礼物。 我们必须考虑它可能会是什么,但最优先考虑的是与《等待是值得的》概念有关。 这仍然是我们反思的开始,但我们的目标是调和承诺与创新,以及《缓慢交付》能满足这项双重目标。  在物流方面呢? 我们已经确定了市场上大约有四种解决方案,但尚未高度开发。 他们需要像 3 Suisses 这样的行动者可以提供的流量。 目标是促进那些希望与我们围绕慢速交货概念合作的法国物流公司的业务活动。  JDN:你在多大程度上优先考虑货品的《慢速交付》?  卡琳说,这是一条非常有趣的赛道,我相信《慢速交付》并不排除我们都已知道和欣赏的《快速交付》。 不可否认,《紧急订单》将永远存在,但其他订单则不然。 有两个互补的需求,例如 3 Suisses 网站和目录,或实体店和电子商务。 当然,我们不会停止在 24 小时内交货的服务,否则这会在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上出现一个漏洞,但永远可以优先选择《慢速交货》。 这是我们在今年当中的优先选项,但这也是一个需要假以时日经营的主题,因为我们必须动员物流的参与者。   慢速交付的实施成本是多少? 一开始,考虑到《慢速交货》的参与者仍然很少,无论是对于发货厂商还是客户,我认为节省成本并不是最重要的。 此外,我们希望向选择慢速交货的消费者们支付点赔偿金,经济上也不划算。 但如果一开始我们不亏本,甚至做法更加环保,那将是所获得的第一个满足。 最终,其他电子商同行将加入这股潮流,这将可带来成本的减省。 一目前来说,我们还在对这项计划所代表的投资力度进行评估。 卡琳·施伦泽尔(Karine Schrenzel)在咨询行业(麦肯锡)和金融行业(高盛和 英国私募股权基Cinven)开始职业生涯后,成为了一名企业家,并于 2007 年创立了男士化妆品网站 MenCorner。 2011 年,她与也是其丈夫的 Olivier Gensburger 联手创办了 潜力巨大的一家法国电商公司ShopInvest:这是一个由 10 家时尚、装饰及高科技网站组成的团体,其中包括 了法国著名老牌邮购商3 Suisses (公司改组后于2018年加入) 和 Rue Du Commerce (改组后于2020加入)。 卡琳·施伦泽尔的《慢速交货》物流新路线也为法国电商及邮购物流开启了一项新潮流,属于一种《缓慢下》的《创新》。让人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古老的一景:某个法国乡村的一角落,一名老祖母正耐性地等待她两周前填写寄发的邮购订货单的一件圣诞节套装的到来。这还真能给现代急躁的生活带来一番《复古风味》呢!
    11/9/2021
    6:06
  • 法国风土人情 - 为何法国等欧洲国家取消冬夏季变换时间需要等这么久?
    2018 年 9 月,欧盟委员会已经提议结束欧盟实施的每年日光节约冬夏更换时间的做法。  但为何取消这项更换时间制度似乎拖延的很久呢? 今年在10 月 31 日周日的凌晨 3 点,实际上只是凌晨 2 点。 因此,当您醒来时,您将不得不调整您的手表和生理时钟。 虽然这意味着可多睡一个小时,但这种在冬季时间的更换也成为欧洲公民的一个问题来源。 请记住:这是在2018 年 9 月,欧盟委员会就已提议《2019年取消这种变更时间的做法》。但为何取消这项更换时间制度似乎拖延的很久呢? 法国广播暨电视台 Franceinfo 回溯当时情况:早在1980 年,在欧盟内部兴起推广冬夏令更换时间,这是为了能够通过增加一小时的日照,来节省能源(当时能源通常由燃料油产生),因此更换时间将再次破坏您的生活习惯。 但为何2018 年 9 月欧委会已经提议结束欧盟每年实施日光节约冬夏更换时间的做法,却似乎拖的很久迟迟未取消呢? 什么事情导致终结更换时间的行动被推迟呢?  欧盟投票表决结果,通过了取消每年日光节约更换时间的做法:  第一次导致这项提议落实的推迟发生在 2019 年 3 月,当时欧洲议会议员以绝大多数的票数支持欧盟委员会的指令提案,同时主张让成员国有2年的时间自行筹划落实。 当时,按照行事历,那些希望保持实施夏令时的国家将在 2021 年 3 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做其最后一次的时间更换,而那些希望保持冬令时的国家将可在2021 年 10 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做最后一次的更换时间。  法国倾向于第一种选项:国民议会的欧洲事务委员会于 2019 年组织的一次在线咨询收到了超过 200 万份回复,绝大多数 (83.74%) 支持结束这一更换时间的做法。 超过 60% 的参与者声称对更换时间有过“负面或非常负面的经历”。 至于法国民众希望全年停留在哪一种时间制,59%的受调者、参与者更喜欢生活在夏令制时间。  一项“不再提上议事日程”的措施 :正常来说,该指令应在 2020 年底由欧洲理事会通过,然后由成员国自行转换时间,但平地一声雷,新冠病毒疫情造成国际外交和卫生现况的突然,导致更换时间的问题紧急性降级沦落到二十七国的优先处理事项清单的底部。 三月,也是德尔-卢瓦尔省 LREM政党成员的国民议会欧洲事务委员会主席 Sabine Thillaye向 franceinfo新闻台如此解释说。  由于政治优先顺序的变化,这项取消更换的改革受阻:当然是因当前疫情造成的健康危机,还有英国退欧问题。 应该记住,上一次欧洲部长就这个话题开会是在 2019 年 12 月 2 日。 这是国民议会欧洲事务委员会主席 Sabine Thillaye 法国向媒体指出的。  根据 Vie-publique.fr 网站的说法,“季节更换时间的结束的文本不再出现在议程上,也不应该会在最近来讨论它”。  根据瑞典相关机构 MEP负责人,玛丽塔( Marita Ulvskog )的说法,这个文件重新返回议事日程的假设也可能就意味着:对于欧盟27国来说将会是复杂的讨论;27国希望避免在欧洲大陆建立一个“不同时间的拼凑”。也就是这名瑞典欧洲议员两年半前将这项提议文本交给欧洲议会。  对于那些日常跨境通勤的民众来说,情况确实可能变得特别复杂。 例如,想象一下,德国选择保持冬季时间,而法国决定明确地切换到夏令时:当法国的时间是晚上 8 点,而我们位于东部的邻居的时间仅为晚上 7 点。   这类的纠结多少解释了为什么法国等的欧盟国家想终结冬夏季节变换时间制度需要推延这么久。
    11/2/2021
    5:18
  • 法国风土人情 - 巴黎人蜂拥骑自行车 车道满载
    新学年的开始可说落实了巴黎市政府对自行车道上数量多的承诺,尤其是周末。虽然九月开始自行车道已经满了。但其实,统计结果骑车总人数仍低于2020年的记录水平。车道上看到酷爱自行车活动的年轻人群,情侣结伴,现今巴黎充满了自行车道上的铃铃声。周末骑自行车人数比率甚至创下历史记录。  现在这成了巴黎的传统:九月初成了交通拥堵的代名词...拥堵在自行车道上。 从本月的1日到30日,市政厅的传感器计算出的车道上骑自行车的人数是2月份的两倍。与8月相比,这在几天内增加了 50%。 经证实,九月是在巴黎骑自行车的月份。  周末使用自行车的记录甚至被打破。 平均而言,在 2020 年 9 月已经到位的75个计算点中,我们今年周六和周日的记录平均每小时计算到77台自行车通过,而去年为 74 台。  卡蒂尔主席观察指出,自行车的用途正趋于多样化。 在九月开始工作的人当中,许多人骑自行车去散步和跑步。”  尽管安装了新设备,但自行车量与 2020 年相比仍在继续下降:  “与过去几年骑自行车人数的疯狂爆炸相比,这是一种下降,”他继续说道。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计算,自行车道的使用频率与去年相比略有下降(-4%)  由于所选定的75个传感器中有59个的数据处于下降状态,因此在首都巴黎的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这种下降现象。在周末观察到10%的增加率,应该与一周中其他五天观察到减少7%的自行车使用量一起计算考虑。这名巴黎自行车协会主席指出:“在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人因为害怕乘坐地铁公共交通而开始骑自行车,大多数人爱上了自行车,继续骑它,少数人退出了。”   Emmanuel Marin回忆说:“我们还记得,在2018年,我们远未达到目前观察到的水平。”“你必须考虑过去三年的增长,这太可怕了,我们在其他交通工具上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卡蒂尔说,例如位于首都最古老之一的 rue La Fayette (Paris 第10区) 上的传感器显示,2018 年 9月至2021年 9月期间,骑自行车的人数几乎翻了一番。  办公时间骑自行车的比率下降:  正如我们在今年夏天所观察到的:每小时使用自行车的分析概述了一个可能的解释:在非高峰时段的上座率曲线与去年的相匹配,甚至超过的情况下;今年早晚的高峰时段的使用比例明显稳定在-10%。  巴黎自行车协会主席还指出,“自2020年9月以来,没有足够的新路线和新的解决方案,尤其是对于那些工作的人。至于那些在新冠疫情爆发后所设立自行车道的安全设备,没有那些永久性车道来得那么令人放心,并且许多会导致在十字路口无法通行,有些人因此而感到气馁。”  他总结说道:“我们对市政厅今年秋天公布的自行车计划寄予厚望。基础设施造就了骑自行车的人,一向交通量饱和的主要骑车干道得以缓解。”
    10/26/2021
    5:13

À propos de 法国风土人情

Site web de la radio

Écoutez 法国风土人情, 亚洲周刊 ou d'autres radios du monde entier - avec l'app de radio.fr

法国风土人情

法国风土人情

Téléchargez gratuitement et écoutez facilement la radio et les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法国风土人情: Podcasts du groupe

法国风土人情: Radios du groupe

Information

En conséquence des restrictions de votre navigateur, il n'est pas possible de jouer directement la station sur notre site web.

Vous pouvez cependant écouter la station ici dans notre Popup-Player radio.fr.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