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io Logo
RND
Écoutez {param} dans l'application
Écoutez 环境与发展 dans l'application
(26.581)(171.489)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Sauvegarde des favoris
Réveil
Minuteur

环境与发展

Podcast 环境与发展
Podcast 环境与发展

环境与发展

ajouter

Épisodes disponibles

5 sur 22
  • 环境与发展 - 钍基熔盐反应堆真的“清洁”吗?
    中国媒体近日报道说,从今年九月开始,中国将要测试一座没有核废料的清洁核反应堆,这座核反应堆的不同之处首先在于它使用的燃料并不是通常使用的铀原料,而是一种放射性能比较底的钍原料,其次,反应堆内部循环的是盐而不是水,相对安全和廉价。反应堆也不需要通过水来冷却,因此核电站并不一定需要修建在沿海或者靠近河流的地带。这种全名叫做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是第四代核反应堆的一种模式,它同目前运营的铀反应堆的相对比具有原材料资源丰富,相对安全而且不需要消费大量的水资源。据中国媒体介绍,北京政府十年前就投资开发此一计划,投入的人民币的总金额已经超过四十亿元。 即将投入试验的甘肃武威反应堆由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负责设计修建,这个小型的核反应堆只能产生2兆瓦的热能,仅够满足1000户家庭的供电需求。如果这次的试验成功,中国计划在2030年前建造一个373兆瓦的反应堆,可为数十万户家庭提供供电。中国官方在这种新类型的核反应堆上看到了中国能源转型的新希望。 国际舆论高度关注中国测试新型核反应堆的消息,法国24小时电视台报道引述法国以及意大利的核电专家评论说,中国正在测试的新反应堆从理论上应该比目前的核反应堆更加安全,而且更加重要的是,钍在全球的储藏量十分丰富,远远高于铀的储藏量。 那么,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既然拥有如此明显的优势为何今天才有首个测试反应堆?事实上,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都曾经计划修建实验性的钍反应堆,但是,最终却都先后放弃,那么,西方放弃该技术的原因是什么?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是否真的是清洁的核反应堆?是否是能源转型的希望?就以上一系列问题,我们电话采访了法国反核组织法国核辐射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AD)发言人罗兰-迪巴德先生(Roland Desbordes). 法广:非常感谢罗兰-迪巴德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中国与法国的媒体对这个新型的反应堆都比较正面,都充满期待,您觉得呢? Roland Desbordes: 我对媒体的报道感到惊讶,当然,在我所看到的法国媒体的报道中必须要作出区分,有些内容是正确的,而有些则十分荒谬,完全是错误的。我也能够理解,因为这技术性太强,记者们一般都不一定了解。但是,我们必须对试图推广这些反应堆的商业运作的人推销广告中仔细掂量。因为这一类型的核反应堆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他们的设计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开始,之所以今天并没有被推广,其原因就是因为其中存在多个很重要的技术性问题并没有找到答案。美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到目前为止均未能解决这些技术问题,类似的测试性的小型反应堆也已经存在,但是,并不是用来发电。中国方面既然是要用来发电,或许中方已经解决了这些技术性的问题。但是我对此持有保留。 法广:专家与媒体一致评论说这种反应堆比较安全,而且原材料资源丰富,产生的垃圾也少于铀反应堆等等。 Roland Desbordes:确实,从纸面设计上来看,这一反应堆的确存在一些优势。比如说,反应堆内部设有一个开关,也就是说,它应该不会陷入失控,所以,似乎更加安全。至于,它是否会产生更少的核垃圾,这一点还有待于进一步确认,而且,即使核垃圾的辐射性仅仅存留几百年,也必须同几千年一样需要去处理。另外,钍元素在大自然中的储藏量确实要比铀要丰富得多,而且全世界各地都有,但是,它的开发与加工却十分污染,因为必须将大自然中找到的钍元素经过化学加工之后才能够作为核燃料放入核反应炉,而这个化学加工过程会对环境以及个人的健康产生严重的威胁。 法广:钍目前几乎没有任何工业用途。它是在中国稀土开采业中是一种废料,将废料变成燃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Roland Desbordes:是,但是,根据国际研究机构对化学元素的毒性排名,钍元素的危害性与铀元素相十分对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对它的化学加工过程所可能带来的环境与健康危险严重,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钍金属并没有被大规模的工业使用。是我们放射性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D)最早提出了钍元素的有毒性问题,今天工业上罕见地使用钍金属的例子是例如,因为钍金属具有抗热的性能,所以,曾经被用来制作飞机上的部件,但是,人们随后不久就发现这并不是最佳的选择,并且用别的材料来取代。遗憾的是,媒体很少提到环境以及健康后果,如果要进入大规模工业使用钍金属,这可不是一个一般性的选择,因为它将带来巨大的改变。 法广:如果用一两句话来概括,您觉得这种新式的核反应堆可以帮助解决能源问题吗? Roland Desbordes:首先,很明显,这并不是一个清洁的核反应堆,我不太喜欢使用骗人的词汇,这是一个核反应堆,它就会产生核垃圾,目前为止,我们还不太清楚会产生什么样的垃圾,这些垃圾带有多大核辐射,应该处理数百年还是数千年。到目前为止,这个反应堆还不知道是否能够产电。我们确实需要供电,这是一个切实的问题,但是,如果你问我这是否是解决供电问题的办法,答案是否定的。尽管我并不否认钍反应堆确实存在一定的优势。有意思的是那些核工业的推广者们,当他们要推销新的反应堆时就会说之前的反应堆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题,而之前他们推销旧的反应堆时可没有提到任何问题,今天,他们又说:“这个旧的不太好,我们又有一个新的特别好”。所以这一切都不过是商业推销而已。 法广:有评论认为,西方在上个世纪之所以并没有选择开发钍反应堆,主要是由于钍反应堆并不能够满足民用以及军用两种需要,您赞同这种观点吗? Roland Desbordes:我早已听到过类似的说法,但是我认为并不完全是。确实对美国与苏联这两个超级大国以及英国,法国等国来说确实很明显,他们确实计划开发核弹。对他们来说,必须寻找一种能够两用的技术。但是,也有一些国家,例如,德国,比利时,日本,意大利等国并没有特别的军用计划。当然,这些国家占少数。另一大放弃钍核反应堆的原因是有许多技术问题并未获得解决。法国Grenoble有一个研究小组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这些问题,除了必须找到耐盐水腐蚀的材料之外,还必须解决反应炉的密封等问题。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需要时间。 感谢法国反核组织法国核辐射独立研究与信息委员会(CRIIRAD)发言人罗兰-迪巴德先生(Roland Desbordes)接受法广的专访。 中国未来是否会在中国以及一带一路沿路国家推销这种新式的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关键还取决于今后几个月内反应堆测试的结果,因为中国国内的专家指出,测验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类似熔盐泵发生故障以及管道腐蚀或者堵塞等问题。不过,他们对反应堆的成功充满希望。 液态钍基熔盐反应堆只是目前各国正在快速推进的六种反应堆技术之一,这些技术包括用铅或钠液体冷却反应堆等等。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政府为上述每种技术路线都制定了计划。
    9/17/2021
    9:49
  • 环境与发展 - 欧盟中国公布碳减排计划 与走在征收碳排放税前列的瑞士
    欧盟和中国分别先后在2021年7月14日和16日公布雄心勃勃的碳减排计划,征收二氧化碳税是欧洲减排的《欧洲绿色公约》的主要手段之一,如欧盟委员的碳边境关税政策目标。瑞士作为该领域的领先国家如何减排? 是否能够有效控制二氧化碳气体的排放量呢 ?  欧盟和中国公布雄心勃勃的碳减排计划  欧盟和中国均提出了全面限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这些举措将增加工业部门和消费者的成本,但还是招致环保人士的批评,认为在减缓气候变化方面做得不够。  这些举措显示出欧盟和中国这两个全球重要经济体对碳排放的监管有了新的紧迫性;这些政策讨论已久,但距离全面实施还有数月或数年的时间。当前拜登政府已经承诺采取大胆行动,不过在美国的国会讨论仍然面临巨大阻力。  欧盟和中国的行动也要赶在了下一届世界气候变化大会举行之前;本届气候大会定于11月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各大经济体希望借助此次会议敲定新的限制排放举措。  欧盟启动绿色公约  欧盟周三7月14日提出了一项全面经济改革计划,将大幅削减该地区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首次对来自高排放国家的进口产品征税。  欧盟委员会拿出了十多个立法提案,这些提案涉及的是:扩大欧洲碳市场、终止柴油和汽油汽车、对航空企业征收煤油税、发展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在欧盟边界对在不太绿色条件下制造出来的进口商品进行征税,2030年之前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55%等。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欧洲是展示完整的绿色架构的第一个大陆,欧盟有目标,现在有了实现目标的路线图。法国媒体评论认为这些提案应该会成为欧洲绿色公约的框架,欧委会推出的十多个立法提案可谓是欧盟的气候革命,就是欧盟委员会的提案可以勾勒出一个更加绿色的欧洲的大致轮廓。  欧盟推出的绿色公约提案的规模空前,经历了多时的工作和讨论,随后经过欧盟27国议会批准后生效。欧盟期望能够在2023年通过这个一揽子提案。  评论认为欧委会推出的十多个提案,首先经历了一段政治讨论时期。在这段时期内,欧洲人签署的巴黎协定,承诺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并在2030年之前将二氧化碳排放量至少减少55%。  也就是欧盟二十七个成员国花了好几年的外交和几次艰难的峰会才共同开始对抗全球变暖,现在是将言辞转化为行动的时候了。  瑞士世界上碳税最高国家之一  欧盟委员会于7月14日正式公布的碳边境关税政策的目标,就是对来自气候和环境标准较低的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关税,以保护欧洲企业免受不公平竞争。  《欧洲绿色公约》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征收二氧化碳祱,其目标就是要平衡国产和进口的碳价,以避免工厂转移到碳价格低于欧盟的国家。最初涵盖电力、水泥或钢铁等产生大量排放的行业的进口产品。  欧盟体系内的企业必须为二氧化碳付费,而边境税将阻止规避欧盟体系的行为。欧盟温室气体排放交易体系 (SSQE)于2005年建立,以“谁污染谁买单”原则为基础,  给碳定价的方式有两种:排放交易体系和二氧化碳税。选择哪种方式取决于国家或行业。  瑞士自2008年起对化石燃料(主要是取暖用油和天然气)征收二氧化碳排放税。其目的是鼓励业主减少用于取暖的化石能源消耗,例如,用热泵取代燃油锅炉,从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涉及电力、制造业和民航行业1万多家企业。  1990年,芬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征收二氧化碳税的国家。目前,税率最高的国家是瑞典,每吨137美元,其次是瑞每吨为101美元。  有些国家税率低,但覆盖了相当大的一部分排放量。其他国家,如瑞士,则选择了高税率,但应用却不广。瑞士的二氧化碳税覆盖了约40%的排放量。  目前的税率是每吨二氧化碳96瑞郎,或每升柴油0.25瑞郎。由于温室气体排放减少量不足,到2022年税率将增加到目前立法规定的最高限额120瑞郎。实施法律后证明,在使用化石燃料产生热量的行业,这项税收是有效的,因为它迫使希望免税的公司减少排放。在瑞士大约三分之二的税收收入返还给了民众和经济。  楚根集团实现碳中和  楚根酒店集团Tschuggen Hotel Group的建筑坐落在瑞士优美自然环境中,深信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是我们这个时代面临的最大挑战。 该集团与 myclimate 基金会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从 2019 年开始完全实现碳中和。 就是使用无害的建筑材料、优化利用资源、对员工加强环保意识的培训,显著让所有酒店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 此外,该集团通过资助瑞士和卢旺达的 myclimate 气候保护项目来抵消不可避免的碳排放。  中国启动碳排放交易权  中国在经过多年的准备和七个试点项目后于7月16日星期五启动了全国碳排放权上线交易体系。根据介绍,这一污染权交易机制是中国选择的手段之一,以便中国达到它所承诺的目标,这就是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前,地球上大约四分之一的二氧化碳排放都是中国排放的。  中国的这一碳排放交易机制目前仅涉及能源部门,这一机制涉及的碳排放量约占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0%,即便如此,中国减排量已经是欧洲系统的两倍,欧洲系统是自2003年开始运行的。不过分析认为,即使中国启动碳交易来进行减排,但是我短期内,中国的碳排放交易机制应该不会产生任何重大的影响,因为分配给中国能源生产商的排放配额特别的慷慨,导致每吨排放的碳的价格很低。  新华社消息中国的碳排放市场的第一笔交易是周五上午9:30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进行的。第一笔交易的价格是每吨碳52.78元,约合6.90欧元,和欧洲一吨二氧化碳54欧元的交易价格和加利福尼亚约合14欧元的价格相比,中国碳交易的价格不高。  中国的碳交易机制是中国环境部与强大的工业游说团体之间妥协的结果,因为中国继续依赖工业实现经济增长。  现阶段,中国的系统涉及2225个能源企业,涉及的碳排放占全球排放量的七分之一。从中期来看,包括钢铁、水泥、铝在内的重工业、航空或石化等其他污染行业,只要能够成功评估其排放水平,就应该被纳入该系统。  中国能源问题专家认为,所有碳排放交易体系都是要经历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的,包括欧盟。中国也在走同样的路,中国在进行地方试点后,现在在国家层面开始运行,第一年后将可以知道许可证的分配是否过于慷慨或者是不够多。  一些专家认为中国的碳交易系统在短期内,不会对减少碳排放产生影响,因为中国的许可证的分配过于慷慨。但这将能够让企业和当局意识到碳排放的成本,要理解,这是中国的一项新措施,因此有些人不愿意让该体系过于严格。
    9/14/2021
    11:04
  • 环境与发展 - 马赛国际自然保护大学进展艰难
    总部位于瑞士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第七届保护自然大会于本月3日在法国的马赛开幕,大会将于明天周六结束,这是继2015年之后,在法国举行的又一次有关保护自然环境的最重要的国际性会议,此次会议的聚焦点是如何加强保护生物多样性,为即将于明天在中国的昆明举行的联合国第15届生物多样性峰会做准备。那么,国际保护自然联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他在长达数十年的活动史中为保护地球环境做出了一些什么样的贡献?保护自然环境与应对气候变化之间有何直接的关联?即将结束的马赛大会的主要看点是什么?在今天的环境与发展节目中,本台将就上述议题向大家做一个综述。 国际保护自然联盟(UICN)是什么?  首先,国际保护自然联盟1948年成立于法国巴黎近郊的枫丹白露,今天他的总部位于瑞士的格朗(Gland)。同绿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会等环保组织有所不同的是, 国际保护自然联盟的1200成员中既包括160多个国家的政府机构,同时也包括900多个非政府组织会员。此外,还包括来自全球的将近11000多位科学家组成的六个科学委员会。在马赛大会的前夕,该组织还吸收了一批新的成员,那就是世界各地的原住民。可以说,国际保护自然联盟是一个集中处理环境议题的小联合国,他的运作方式也遵循联合国的规章,会员们必须缴纳会费,一些重要的决定由联盟成员在四年一度的大会上投票表决,包括选举机构的最高领导人,此番马赛大会将选举出国际保护自然联盟的下一任主席,目前担任主席的是中国曾经的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他于2012年在韩国举行的大会上当选为主席,他是该机构成立以来的首位来自中国的主席。 他的两届任期于本周结束,本周三,来自阿联酋的阿布扎比环境署(EAD)和穆罕默德·本·扎耶德物种保护基金(MBZ基金)常务董事拉赞·穆巴拉克女士当选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主席。 她是国际自然保护联盟72年历史上第二位女性领导人,也是该联盟第一位来自西亚的主席。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与中国的合作紧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在中国展开工作,中国政府于1996年正式成为该联盟的成员,到今天,他在中国的会员有四十多个,除了中国外交部之外,还包括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以及云南省绿色环境发展基金会(绿基金)等等。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七十多年来有何成果? 应该说,他是最早对人类活动可能造成的负面环境后果提出疑问的组织,比如说,是他最早提出必须对大规模使用杀虫剂等农药所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评估。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在上个世纪六十年开始就设立了物种永续委员会,以及多个对物种的生存条件进行评估的机制,将成千上万类不同的物种分为九个不同的保护级别,这九个级别分别为:绝灭(EX),野外灭绝(EW),极危(CR),濒危(EN),易危(VU),近危(NT),无危(LC),数据缺乏(DD),未评估(NE)。国际保护自然联盟每年都要公布一个《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 。 上周在马赛公布的最新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显示,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约有13.9万个物种被评估,其中近3.9万个物种现在面临灭绝的威胁,而902个物种已经彻底灭绝。国际保护自然联盟法国分部物种单元负责人Florian KIRCHNER 向法广表示:“在濒危物种红色名单中名列了超过13万的物种,他们中包括来自非洲草原的动物,包括犀牛,狮子,豹子等等,此外,还包括遭受宰杀被买卖的动物,例如亚洲与非洲的穿山甲等等,此外,还包括一些小昆虫以及树种。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当然与人类的活动有关,摧毁森林,违规捕鱼,非法倒卖动物以及工业污染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导致动物走向绝种的主要因素。”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也是多个国际保护物种公约的起草者,1992年,他牵头议定了生物多样性公约。他是联合国在里约通过的一系列气候以及环境公约的基础。 与IPBES有何不同? 联合国在2012年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生活多样性的政府间平台,它的全名叫做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它的英文缩写是IPBES(英語: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缩写:IPBES),IPBES的秘书处设在德国的伯恩,功能同IPCC,也就是联合国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功能类似。它与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不同点就在于它是一个国际政府间的官方机构,并没有公民社会的参与。 马赛大会要点 由于新冠疫情的原因,大会的许多重要的成员都未能亲自与会,许多演讲,讨论会,甚至投票表决都不得不通过网络视频进行。9月3日,大会的开幕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亲自在马赛主持了开幕式并且发表了演讲,但绝大多数国家的代表都发表了视频演讲,中国总理李克强也在当天发表了简短的视频讲话。 马赛会议的焦点讨论议题是加强对濒危物种的保护,加强对海洋,森林以及海岸线的保护,减少杀虫剂等化学农药的使用,停止征用耕地,停止将砍伐森林的活动外迁到其他国家,开发通过大自然来遏制地球生物的自然措施。不过,法新社周五,也即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发自马赛的消息却并不乐观,因为,很显然,由于疫情的原因,许多重要的会议都只能通过网络视频举行,从而使会议进展艰难。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原本计划敦促各国做出承诺在疫情之后推行的刺进经济政策中停止援助危害大自然的经济开发项目,都增加公共投资,保护大自然。因为保护大自然,保护生物多样性与减低污染,遏制地球升温这一切都是紧密相关的。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法国分部的负责人Sébastien Moncorps 向法广表示:“地球上主要的温室气体储藏地区都是在大自然中,比如说森林,湿地,草地以及海洋,如果我们将自然保护好,实际上就是增加了地球表面的吸收以及储藏温室气体的能力。比如说,如果我们保护好湿地的话,不仅可以维持地面的吸碳能力,而且还可以预防水灾以及干旱,它是天然的巨大的海绵,因为在洪水爆发的时候,湿地可以尽最大可能地吸收洪水,而反之,在干旱期间,湿地又可以将其多余的水分贡献出来。大自然是我们应对气候变化最有力的协作伙伴,我们因此应该大力投资保护自然。” 马赛大会应该在9月11结束之前对三十多条带有争议性的提案的表决,例如其中一项有关必须在2030年之前保护地球上30% 的陆地以及海洋的提案是由法国与哥斯达黎加联合提出的,事实上,提案的支持者认为30%是最低的标准,他们认为最佳的保护比例应该是70%。而到目前为止,全球的陆地以及海洋的自然保护区的总面积分别仅占15%与7%。 法国作为今年大会的东道国认为30%的比例是远远低于应该制定的比例,但是,法方认为鉴于世界其他国家的反对,例如,巴西,印度尼西亚,南非等许多国家的强烈反对,30%的是最有可能获得一致通过的最低水准。 上述提案,同其他三十多条提案一样,应该在今晚最后表决通过,之后再成为明年春季在昆明举行的联合国第15届生物多样性峰会的讨论版本。法新社介绍说,下一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的举行方式将是前所未有的,因为会议将于下个月正式开幕,但将采取网络视频会议的方式,之后,正式的谈判将从明年一月份开始在日内瓦举行,而明年春季在昆明举行的峰会将是对日内瓦谈判结果的进一步确认。
    9/10/2021
    10:08
  • 环境与发展 - 《基加利修正案》生效 中国承诺逐步淘汰氢氟碳化合物
    中国在2021年4月16日批准《基加利修正案》加大控制强效应的温室气体氢氟碳化物HFC的排放量,也进一步加强了减排力度。对此法国和德国表示中国在支持“自然与人类高雄心联盟”倡议方面取得进展十分重要,该倡议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重要作用。 《基加利修正案》 中国批准《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该修正案要求签署国到 2047 年将氢氟碳化物的生产和消费量减少 85%。 2021年4 月 16 日星期五,中国承诺逐步淘汰氢氟碳化合物 (HFC),这种温室气体的效力比二氧化碳高 15,000 倍。 习近平主席在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后宣布的这一消息 ,这标志着超级污染物开始减少。虽然中国批准《蒙特利尔议定书》基加利修正案虽然相对没有被更多,但是这对保护气候至关重要。 氢氟碳化合物 大家可能不知道,其实人们使用的制冷设备会影响气候变化,如何更好使用如冰箱等制冷设备也是减缓气温升高,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在炎热的季节需要冰箱来维持食物新鲜,保证医疗和数据中心正常运行,空调、冰箱、冷链等制冷技术。然而,制冷也是巨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源。国际能源署指出,全球约10%的电力被用于空间制冷(空调、电扇),许多制冷剂采用的氢氟碳化物,更是比二氧化碳强上百甚至上千倍的温室气体。 制冷的需求还在增长。据国际能源署的预测,随着气候变暖和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到2050年,仅空调的全球拥有量将增加3到4倍,相当于在未来30年,每一秒就会有10台空调售出。 夏天在豪华商场过度的冷气、长途运输新鲜的肉类、鱼类和蔬菜都需要的冷链体系,这都导致了大量的温室气体的排放。需要降温的不只是人类,还有由数据中心支持的互联网。每个冰箱、冷冻柜和冷气空调都含有化学冷却剂,例如氢氟碳化合物(HFC)。 而氢氟碳化合物是种有毒的温室气体,危害程度大过于二氧化碳,对地球环境造成巨大威胁。 2017年,世界各国领袖同意逐步淘汰这种化学冷却剂,这样能降低全球气温升高0.5度。 但是目前现有的冰箱、冷冻柜和冷气空调数量之大,让氢氟碳化合物使用量高,其危害程度不可忽视,而且冰箱、冷冻柜和冷气空调机在使用寿命快到期的时候容易泄露氢氟碳化合物,因此回收和安全处理这些装置至关重要。 世界各地有许多专业团队致力于回收处理冰箱、冷冻柜和冷气空调,他们还会到旧工厂仓库四处寻找报废的冰箱冷冻柜和冷气空调,并妥善回收处理。 《蒙特利尔议定书》 的延续基加利修正案 《蒙特利尔议定书》早在1987年9月签署,旨在减少大气层中从臭氧洞。随后联合国宣布9月16日为保护臭氧层国际日,以纪念在1987年的这一天签署​《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 《蒙特利尔议定书》延续基加利修正案有119个缔约方在2016年10月15日达成的,其就导致全球变暖的强效温室气体氢氟碳化物的削减达成一致。据修正案要求,这一在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国际公约已于2019年1月1日生效。 也就是《蒙特利尔议定书》是为管制消耗臭氧层物质而达成,然而许多传统制冷剂的替代物氢氟碳化物虽然不是消耗臭氧层物质,但温室效应极强。2016年10月,缔约方以协商一致的方式达成了《基加利修正案》,决定在全球范围内逐步减少氢氟碳化物的生产和使用。有专家笑称,蒙约实质上已经转变成了一个气候协定。 《基加利修正案》是在蒙约框架下针对HFCs温室气体减排的法案,但是各缔约方达成基本共识的是推动制冷行业整体可持续发展,即在削减制冷产品高如制冷剂的同时提高能源效率倍,可以扩大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效果。 当时中国没有签署,而中国是生产世界上70的制冷设备,其中绝大多数使用氢氟碳化合物。中国是氢氟碳化合物的生产和消费大国,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的评估,相比不受控情景,到2050年中国削减HFCs可带来30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气候效益,为全球降温0.5摄氏度贡献1/3的力量。因此国际社会对中国HFCs管控的政策进展和实施效果以及基加利修正案的批约进程非常关注。此次中国宣布批准《基加利修正案》再次加强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力度。 系列效果 治理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巴黎办事处主任马克西姆·博格兰说,习近平宣布批准《基加利修正案》这将改变气候的游戏规则”。 “这应该会产生系列积极效果,就是现在希望最大的空调消费国印度做出同样的承诺。” 此次中国批准《基加利修正案》将是一个新的起点。中国在推动《基加利修正案》达成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根据修正案的规定,中国在签署后,需要在2024年将氢氟碳化物的生产和消费冻结在基线水平,这给制冷剂和整体能源效率同步改进带来了机会。 美国是氢氟碳化合物 气体的第二大排放国,美国也在 1 月宣布希望尽快批准该修正案,但该决定尚未得到国会的投票。 如果能够根除氢氟碳化合物将可以到 2100 年防止全球变暖 0.5°C。 “如果我们在 氢氟碳化合物 气体被其他技术取代时提高制冷设备的能源效率,我们至少可以将基加利修正案对气候的影响力加倍,” 博格兰补充说:要对超级污染物、氢氟碳化合物以及甲烷采取进一步的控制行动,因为这些气体具有强大的加热能力,但在大气中的寿命很短,这也是是将全球变暖及时限制在 1.5°C 的重要战略。 中国承诺将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将完成全球最高碳排放强度降幅,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国际能源署曾经在2020年共同发布的一项报告指出,如果全球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推动实现节能和气候友好型制冷转型,未来40年将避免多达4600亿吨温室气体的排放。 这份《制冷系统排放和政策综合报告》称,《蒙特利尔议定书》的签署国就逐步减少强效温室气体氢氟碳化物的生产和使用达成一致,仅这一项举措,全球就有望避免在2100年前升温0.4°C。 《蒙特利尔议定书》于1987年9月16日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签署,并于1989年生效。该议定书的实施使得冰箱、空调等诸多产品中使用的臭氧消耗化学品逐步减少了99%。
    9/10/2021
    10:44
  • 环境与发展 - 南极峰会 合作应对气温升高威胁
    《南极条约会议》从6月10在巴黎主持下召开, 为期十天,让54个国家就如何治理南极大陆开辩论,关注应对全球变暖、旅游管理和科学等议题。 在大家集体的想象中,南极这片有1400万平方公里的大陆只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冰川,没有生灵。 然而,每年 11 月至 4 月之间的每个南方夏季,南极都会吸引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他们被这里丰富的生态所吸引,但是最重要的是,南极在全球变暖问题上占据核心地位。 本次南极峰会是共同合作保护动植物、以及讨论如何进行的研究,甚至就南极旅游管理问题等达成一致。 南极无主权的最大保护区 与北极不同,南极洲不属于任何人,或者属于有人。 1959 年签署的《南极条约》为了科学研究的利益拒绝了所有领土要求。 换句话说,南极大陆是非军事化,签署国承诺在南极科学研究和环境保护方面进行合作。 《南极条约》在60年前生效,签署各方达成共识,就是各国领导人同意保持这个无人居住的大陆无战争、无武器、无核废料状态,《南极条约》还规定,南极地区覆盖98%的冰层应专用于国际科学,不允许任何国家对南极提出主权要求。此后数十年里,防止矿物开采和石油钻探的进一步规定使南极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保护区。然而,气候变化正威胁南极的冰层。   大家知道地球大约90%的淡水位于南极洲冰层中,而随着地球的升温,南极的冰川更加脆弱,也正在融化,如果南极冰川出现大面积崩塌,将淹没世界上不少沿海城市。  法国巴黎高等商学院和 HEC 两极地缘政治学教授 米卡梅雷德告诉本台说如何就南极问题进行合作,该条约的 54 个签署国每年都会举行会议,讨论要采取的措施”。 其中29个国家通过协商一致做出决定,其中有许多欧洲国家,还有韩国、日本等亚洲国家,当然还有中国。 全球升温威胁南极 随着全球变暖的情况越来越令人担忧,显示南极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必要。 根据 2020 年 2 月发表的一项国际研究,南极的冰层融化预计将导致本世纪海平面最高上升 58 厘米。 如果由于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增加,地球自工业化前时代以来已经升高了 1°C 以上,那么南极洲的变暖速度是原来的两倍。不过也有消息显示,各国领导人虽承诺将本世纪的气候暖化程度控制在二摄氏度以内,但他们目前的政策却将使世界升温近三度。   《科学进展》杂志近期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了南极围绕并支撑着面积17.5万平方公里的松岛冰川的冰架如何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断裂。当保护性冰架缺失时,暖洋流便会进入冰川,会加速冰川的融化。如果冰架持续快速萎缩,就可能进一步破坏冰川的稳定,且速度快于预期。" 该研究指出南极的松岛冰川的融化已明显加剧了全球海平面的上升。南极洲所有融水的四分之一以上来自该冰川。 同时一些科学家认为,南极洲面临的关键环境挑战无疑是气候变化。 在南极保护协议的54个缔约方承诺保护南极洲,但是只有29个缔约方拥有投票权,其中就有美国和德国等历史上的污染大国,以及中国、印度和巴西等温室气体排放量大的新兴经济体。科学家们认为这些国家没有就南极保护做出应有的努力。 世界自然基金会荣誉主席、世界自然基金会法国分会主席兼航海家伊莎贝尔·奥蒂西耶 Isabelle Autissier呼吁,我们负有集体责任来保护南极洲永远用于和平,永远不会成为国际政治军事争端的场所,这符合全人类的利益。 南极洲为了和平与科学 场所   派遣有科学家在南极地区科考的12个国家于1959年签署了《南极条约》,条约在两年后生效。各国同意,该地区应是 "一个用于和平与科学的自然保护区"。   美国和前苏联曾经是竞争的超级大国,但是南极洲成为上世纪冷战核威胁下的一个罕见的两国合作场所。在接下来的30年里,美苏在世界各地对立,相互指责",但在《南极条约》会议上,美国和前苏联正式、公开交换意见。  科学家之间相互提供便利,分享研究成果、可在对方研究基地为自己的飞机加油,让科学家在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研究,他们在南极收集了几十万年前的气候数据。1985年,他们发现,南极洲上空的臭氧层有一危险的洞。  中国南极科学基地成为争论的中心 在这十天的辩论中探讨的主题包括 , 土耳其和中国希望在南极建立的新科学基地。 米卡梅雷德教师解释说:“理论上,在开始这样的建设之前,有必要在讨论这可能产生的环境影响的基础上获得其他国家的同意。” 土耳其希望开设在南极建立第一个科学基地,其项目首次遭到同行拒绝。 米卡梅雷德教师认为这应该再次讨论,以便在 2022 年的下一次会议上进行投票。 中国的情况则麻烦得多。 米卡梅雷德这位极地专家表示,中国无视任何程序,北京于2018年开始在南极建设第五个科学基地,北京没有向其他国家提交任何环境研究报告。 本次南极峰会的目的之一是讨论是否要建立制裁制度,对违反国家进行惩罚。 自 2000 年代初以来,中国一直在加强其在极地的存在,”这位极地教师表示。 例如,现在就公共资金支出而言,中国是世界上南极科学研究费用第三高的国家。 具体来说,这意味着大约 600 名研究人员分布在四个南极的观测站,因此很快就会建立第五个观测站。 北京希望通过在科学领域展示自己的实力,来提高在国际上的声誉。 米卡梅雷德教师表示此外,中国第四个基地名叫昆仑位于南极洲的最高点,在圆顶 A 的顶部,可以俯瞰整个南极地区,目前也只有中国人成功的到达了这个南极至高点。 但是,应该在 2022 年建成的新科学基地可能超越科学和地缘政治范围。 大家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因为众所周知,新基地的建设地点区域隐藏着丰富的碳氢化合物和矿物。 如果目前 1991 年的《马德里议定书》严格禁止开采矿产资源,那么从长远来看,该地区可能会拥有重要的商业利益。 南极过多的游客 在本次南极峰会的第二大讨论议题是,白色大陆南极的旅游业管理。 如在过去两年被 新冠疫情中断的情况下例外,自 2000 年代初以来南极洲的旅游业蓬勃发展。今天,许多旅游经营者,以法国游轮公司 Ponant 为首,在南极水域做旅游航行。 美国人曾经组成南极地区的主要游客的主要队伍,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加入了南极探险旅游行列。这正在成为一个主要问题,特别是因为这些游客中有 98% 通过拉丁美洲抵达南极洲,穿越智利和阿根廷声称拥有主权的地区。 海洋保护区的棘手问题 最后,棘手的海洋保护区问题也是本届峰会讨论议题。 八年来,法国一直呼吁保护威德尔海和南极洲东部的两个地区。 大多数国家支持该项目,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主要渔业国家仍在阻挠。 然而,在南极周边的水域中生活着磷虾,而磷虾是海豹、一些企鹅和许多其他动物的主要食物。 如果对人类大量捕捞这些小虾,会让捕食他们的海豹等有缺少食物的危险,让食物链断裂。 南极洲进而南大洋构成了非凡的生态资源,并对调节气候起着关键作用,南极整体吸收地球热量近 75%,全球海洋固定的二氧化碳,南极地区占有 35%。南极在提供氧气的生产中也起着重要作用。 因此,保护南极是对抗气候变化影响和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关键环节。
    9/6/2021
    11:30

À propos de 环境与发展

Site web de la radio

Écoutez 环境与发展, 亚洲周刊 ou d'autres radios du monde entier - avec l'app de radio.fr

环境与发展

环境与发展

Téléchargez gratuitement et écoutez facilement la radio et les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环境与发展: Podcasts du groupe

环境与发展: Radios du groupe

Information

En conséquence des restrictions de votre navigateur, il n'est pas possible de jouer directement la station sur notre site web.

Vous pouvez cependant écouter la station ici dans notre Popup-Player radio.fr.

Ra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