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法国世界报

Podcast 法国世界报
Podcast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

ajouter

Épisodes disponibles

5 sur 21
  • 决定国际原油价格的主要因素:中国的形势
    中国的形势影响国际市场原油的价格。法国世界报经济事务评论员菲利普·埃斯坎德(Philippe Escande)在其专栏文章中表示,目前决定石油价格的主要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形势以及中国的示威抗议活动。 相关的文章写道,中国街头的紧张局势使地缘政治主导的石油市场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也使沙特阿拉伯、俄罗斯和中国之间客观存在的脆弱的联盟变得更加复杂,市场上空的迷雾越来越浓。 文章笑称,那些怀念可以有肢体接触的人可以放心了,视频会议远不会取代由真人参加的会议的。一个例子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刚刚表示,该组织定于12月4日星期日在维也纳举行的会议最终将通过视频进行,立即,分析师就解读说:会议将通过视频进行,那么,就是说,是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儿的。 相关的文章表示,在可预见性差的时代,市场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人们紧紧盯着哪怕是非常非常细微的信号,以期能够对未来有所预见。例如,自11月27日星期日以来,成千上万的中国年轻人不顾风险,高举着象征痴迷于新冠清零的当局强加给他们的沉默的普普通通的的白纸,走上街头抗议当局。 石油不请自来、来到了这张白纸上。随着北京、上海或广州街头的紧张局势的升级,石油行业的专家们希望这些抗议活动能够推动中国政府采取措施,缓解压力,从而重振经济。 因为,目前,很大程度上是中国的形势决定了石油黑金的价格。10月5日,OPEC+组织的20多个成员国与俄罗斯宣布,每天减产200万桶原油,这个减产量相当于世界消费量的2%。今年6月份时,原油价格曾经一度达到每桶120美元的高价位,现在则已经暴跌到了每桶80美元。 目前,情况有利于欧洲 OPEC+组织宣布的减产,一方面极大地激怒了美国人,但另一方面这是不足以让原油价格上扬的。至今,原油价格依然停留在每桶80美元上下。原因是,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严重减缓了中国经济的增长。11月份,中国制造业的产出连续第二个月下降。 但是,在中国的抗议活动声音中或者在中国的疫苗接种运动中预测石油的未来,是非常困难的,就像是要在鸡的肚子里预测未来。今天,美国的所谓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忙于战争的俄罗斯以及处于新冠封控下的中国,这三方之间的地缘政治博弈是非常不稳定的。 目前,这种情况是有利于欧洲的,因为它减轻了欧洲的能源压力。但是,从长远来看,如果中国继续脱钩的话,会威胁到中国自己的商业活动,也会威胁到世界的商业活动。每个国家都是相互依赖的,但每个国家又都有着自己的盘算、按着自己的曲谱,坚决地在刺耳的、不和谐的、雄赳赳的军乐声中,在浓雾中前行。
    12/1/2022
    4:43
  • 习近平的绝对权力受到挑战
    中国各地近日爆发的抗议活动继续是周二法国世界报处理的重点内容之一。世界报北京通讯员勒梅特(Frédéric Lemaître)在其文章中表示,在中国,习近平的绝对权力受到挑战。反对清零战略和反对共产党的抗议活动令北京感到惊讶。当局发出的信号让人感到当局将会放宽防疫措施以便让抗议活动平静下来。这够吗? 勒梅特写道,像任何讲究体面的独裁者一样,习近平深信:谁掌握了党,谁就掌握了国家。事实在很长的时间内证明他是对的。中国共产党拥有9600万党员,每12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党员。在世界上,中国共产党的效率是无与伦比的,在庞大的中国,哪怕多小的社区、哪怕多小的公司,都有共产党员。从最优秀的学生中挑选出来的共产党员,成了依照北京的命令来管理国家的技术官僚精英。 在习近平梦想的世界里,中国共产党知道什么对人民好,因为它自己就是出身于人民,而且,由于它做出的都是正确的决定,所以人民对它是心存感激的。习近平于2017年在十九大上讲的一句话非常好的概括了他的思想,这句话是:“党、国、军、民、教,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今年10月16日,他在20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同样让人印象深刻:和疫情管理相比,习近平对其前任的批评所占据的地位,那可是无限的重要! 在20大报告中,习近平提及党的次数超过140次,远远超过其他词汇。在20大闭幕后,习近平并没有前往某一个在2022年的中国具有象征意义的地方去会见他的人民,而是率领其他六位中共领导人到陕西到毛泽东曾经在1935年至1949年期间等待时机的地方去朝圣。勒梅特指出,这与明天的中国相去甚远,也与因清零政策而饱受痛苦的今天的中国相去甚远。 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孤立 勒梅特还写道,权力带来孤立,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孤立。没有什么能比最近几周反对清零政策的抗议和最近几天反对中共独裁统治的抗议更能说明这一点了。当习近平前往中国某一地方时,他不是去“访问”的,而是去“视察”的,一切都是安排的井井有条,这样,习近平是不会看到任何发泄不满的行为,是不会听到任何表达不满的声音。 勒梅特表示,人们认为领导人比普通人更了解情况。这是错误的。比如,新华社的记者有两个职责:发表旨在向公众传播官方的真相的文章,同时向北京传递所谓的“真实信息”。2020年1月在武汉,新华社的记者们向民众解释说新病毒不会人传人,同时他们写给领导的话却是相反的。根据美联社最近的一项调查,迄今为止,最重要的通讯稿都是到达总理的办公桌上。但习近平要求直接接收通讯稿,结果:记者们再也不敢向上反应坏消息了。 外国是万恶之源 勒梅特还写道,根据中国领导人所说,中国所有的不幸都来自国外,来自这个在1839到1949年之间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内“羞辱”中国的西方,来自这个自2011年起煽动“阿拉伯之春”和“颜色革命”的西方。 自上周末以来,又开始了这样的民族主义声音。比如,复旦大学一博主吐槽说,这和香港的毒是一样的,一些年轻人不像当地人,有台湾或香港口音,有着西方人的外貌,有着典型的“颜色革命”风格。另一位著名的民族主义博主李广满则评论说:“抗议活动损害了我们的民族团结,壮大了我们在国内外的敌人。”他还谴责了中国的制药公司,这些公司是私营的,因此受到了西方的腐蚀。自周一以来,在一些城市,警方一直在检查年轻人的手机并删除里边的西方应用程序。 新的替罪羊:制药公司 勒梅特表示,诋毁示威者、逮捕、恐吓示威者:中共是善于镇压过激行为的。但是,中国当局显然因为自己没有预料到这场抗议运动而感到担忧。一种可能是,当局会放松清零政策,同时又将它描述为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成功”。另外,当局也会镇压抗议者,加强对社交网络的审查并增加对教师们施加压力。最近几天,中国媒体在更多地强调奥密克戎的死亡率很低。正如李光满的文章所显示的那样,中国当局找到了新的替罪羊:这就是和核酸有关的制药公司。 中国年轻人对西方的渴望 除了卫生政策之外,上周末的示威活动表明,部分年轻人已准备好以人权的名义、以中国政府继续定性为纯粹“西方”的价值观的名义进行抗争。 2000年后出生的Z世代中国年轻人更加勇敢。他们中的很多人不知道1989年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情,可能正因为如此,他们更加勇敢。 中国的年轻人既是民族主义者又是自由主义者。他们热爱中国,为中国的成功感到自豪,但也希望能够听韩国的K-pop,观看NBA篮球比赛,观看令他们感动的中国或外国电影。而习近平限制他们的自由、奉行让他们生活更加困难的经济政策,从而唤醒了他们对权利和开放的渴望。
    11/29/2022
    6:35
  • 中国多个城市爆发的抗议活动越来越政治化
    数万人不顾风险在中国许多城市参加抗议集会,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以来在中国从未见过的,中国当局面临的是越来越政治化的抗议活动。 乌鲁木齐、上海、北京、南京、广州、郑州、武汉、成都、长沙、重庆……,自11月25日星期五以来,发生抗议示威活动的中国城市数不胜数。 数万人不顾风险在中国许多城市参加抗议集会的事情引发法国世界报的高度关注,该报实时追踪事态的发展刊发多篇文章。法国世界报驻京记者勒梅特在其文章中强调,这是自1989年天安门抗议活动以来在中国从未见过的抗议运动,中国当局面临的是越来越政治化的抗议活动。 相关的文章表示,在中国不同城市发生的首批抗议行动,主要抗议新冠清零政策,抗议政策实施过程中出现的过当的行为及其后果,比如,上周四在乌鲁木齐,由于防疫,居民楼的出口被锁上,导致10人在火灾中丧生,因此,被关押了三个多月的民众的愤怒情绪爆发了。在郑州,是苹果分包商富士康的工人抗议公司承诺但未支付的奖金,并抗议清零战略让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条件变得难以忍受。在广州,11月中旬民众反抗的是不人道的隔离条件。 但是,在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也就是上周末,在上海、南京、北京、长沙、成都和武汉爆发的抗议活动则是迅速地转向政治化。抗议的声音中,可以听到有“习近平,下台”、“停止终身制”、“我们不要核酸要自由”等等,在北京爆发的抗议活动中,还可以听到:“把电影院还给我们,停止审查”等等。另外,到处,在抗议的人群中,都可以看到抗议者手拿着白纸,象征着这是一个人们无法写出心里话但人们还是有想法的国家。 星期天晚上在北京,示威抗议的人只有几百人,大都是年轻人。可能是因为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被封在校园里边,无法离开校园。根据视频,当天白天,清华大学的许多学生呼吁要求更多的民主。这也是1989年6月以来的第一次。 除了这些集体性的抗议行动,还有一些个人抗议行动。10月13日,就在中共20大召开的前夕,在北京的一座立交桥上,一名愤怒的男子,虽然非常清楚自己将在几分钟后被逮捕,还是挥舞着反对习近平的横幅。11月24日,则是一位重庆男子公开谴责习近平的政策。他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缺乏自由和贫困”。 “我们现在还在为一个小感冒折腾” 勒梅特在其文章还表示,和中国的庞大相比,这些抗议行动在数量上是微不足道的。许多中国人仍然认为,由于国家幅员辽阔,清零政策是唯一的可以避免大量死亡的政策。然而,有关的争论是非常激烈的。世界杯足球赛的转播让中国人看到了,世界其他地方现在都是在不需要戴口罩的情况下生活。有位重庆小伙子勇敢的说:“我们现在还在为一个小感冒折腾”,他一下子就红遍了社交媒体,并被贴上了‘英雄’的标签。” 11月24日星期四,法国驻华大使馆和法中商会发布了一份声明,在正式表示支持中国防疫政策的同时,也明确呼吁中国当局放松封控措施。这一声明被转发超过10万次,阅读次数超过300万。一位网民说“感谢法国说出我们想说的”。还有一名网民说,“我会在世界杯比赛中支持法国队”。 毛泽东曾说过的一句话目前非常流行,这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眼下,是一场火灾正在引发社会和政治爆炸。尽管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支持抗议的学生们,但绝大多数人对乌鲁木齐火灾感到愤怒。上周五和周六,这个主题远超其他主题,是社交网络上最主要的谈论话题。每个人都对这个问题有想法,远不是只有城市里的、政治化的年轻人。自上周末以来,在北京,可能在中国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当住在一个楼里的两个人见面时,他们讨论的是紧急出口的通道问题。每个人都害怕成为过当行为的受害者。 镇压正在进行中 似乎,上周末,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上海,在示威现场无所不在的警察还是小心翼翼地避免做出暴力反应。但是,在集会之后,警察逮捕了数十人,并且仍在继续。一位外交官说,“人们是在星期一的上午在家中和工作单位被逮捕的。”镇压正在进行中。 面对清零政策引起的不满,勒梅特写道,找到答案并不容易。如果当局不妥协的话,局势会更加紧张,但如果当局让步并结束众多封控的话,疫情就会蔓延。目前中国的疫情数字已经是创历史新高的数字,每天的新增感染人数有数万个。 不管怎么说,习近平在10月份胜利地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之后,他必须要面对他上台以来中国出现的最严重的卫生、社会甚至是政治危机。何况,他是这场危机的直接责任人。
    11/29/2022
    6:33
  • 中国在清零政策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中国的疫情及其管理继续得到法国世界报的关注。该报驻北京记者勒梅特(Frédéric Lemaître)和另一位记者弗洛伦斯·罗西尔(Florence Rosier)共同撰写的文章表示,中国在清零政策的泥潭中越陷越深,中国再也无法走出新冠清零这一严苛的政策了。 不说是封城的封城 相关的文章首先描写了北京的状况。几天来,由于病例数的增加,北京几乎是处于封城的状态。在上海封城7个月后,轮到2200万北京人“放慢节奏了”。 面对病例的增加,首先是在11月18日星期五,北京某些地区的“非必需品商店”关闭了,然后宣布所有学校关闭至少一周,随后,上周日,某些雇主接到命令,要求他们95%的员工要居家办公。在这一背景下,公园和博物馆要从11月24日星期四开始关闭的消息,几乎就没有人关注。也是11月24日星期四,要想乘坐公共交通和进入大多数公共场所,要出示48小时核酸证明,而不再是此前的72小时。两周前,大多数企业和购物中心都已经要求24小时的核酸证明才能进入。此外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北京人还被关在家中。 相关的文章表示,这种不说是封城的封城,远不是只有北京。今后,抵达上海后5天内不能进入任何公共场所;11月23日郑州富士康工厂的工人在抗议、和警察对峙;广州和重庆的很多居民也早就被关在家中。类似情况的城市不一而足。世界报文章作者对石家庄在防疫20条出台后所采取措施的反复也有详尽的描述,这里限于篇幅就不再赘述了。 世界报的文章指出,疫情爆发近三年后,中国的新冠清零政策走进死胡同。现在中国每天有近3万人感染,比上海封城期间的4月份还要多。 疫苗接种覆盖率不足 法国世界报的相关文章引述日内瓦全球卫生研究所所长安托万·弗拉豪特(Antoine Flahault)指出,“在2020年年底疫苗问世之前,采取清零战略是非常合适的”。由于这一政策,中国关闭了边界。新西兰、澳大利亚、日本或者是台湾等民主国家,也同样关闭了边界​​。从卫生和健康方面来讲,“这一政策非常成功,病例很少,死亡率很低,封城的天数很少,学校停课的天数也很少”,要比欧洲国家少得多。 2021年初,疫苗的问世让形势变了。采取新冠清零政策的国家,在给民众接种疫苗方面,启动的很慢,因为这些国家的民众很少面对新冠死亡的情况。然而,民主国家不同,民主国家告诉他们的民众,如果你们尽快接种疫苗的话,我们就可以重新开放边界。这个理由在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特别有效,因为澳大利亚或新西兰的移民们大都非常希望见到他们的家人。结果,“这些国家很快就有了非常高的疫苗接种覆盖率。由于疫苗接种率很高,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当局也就兑现了承诺并逐步重新开放了边界”,而且,和一些人的预测相反,澳大利亚或新西兰并没有因为开放边界而出现疫情爆发的现象。 然后,传染性极高的奥密克戎浪潮到来了。它的传染性是如此之高,以至于2022年春天,让香港也疲于奔命。香港是新冠清零政策的追随者,同时又希望走出清零政策。2022年春天的香港疫情爆发,死亡率也随之上升。安托万·弗拉豪特(Antoine Flahaut)解释说,香港死亡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是“香港老年人的疫苗接种覆盖率非常低”。 在中国大陆,老年人的疫苗接种率也很低。一位常住北京的法国科学家见证说,“在(中国)这个国家,人们仍然觉得接种疫苗是个风险”。所有接种疫苗的中国人都签署一个纸张,表明自己知道接种疫苗会带来的风险。刚开始有疫苗可以接种时,只有18到59岁这个年龄段的人要去打疫苗。目前,中国60岁以上的人群中,约有70%的人接种了三剂疫苗。年龄越大,接种三剂疫苗的人的占比越小。 对于疫情的走向,法国世界报的文章表示,中国当局也很悲观,因为当局刚刚下令各城市加快医院的建设,重症监护病房的床位要增加10%。可以说,中国当局间接承认,新冠清零政策不会很快就结束,这一政策的实施是痛苦的。
    11/24/2022
    6:04
  • 朝鲜议题在联合国安理会星陷入僵局
    各位好,我是安东尼,欢迎收听法国世界报摘要。朝鲜问题走进了僵局, 国际社会在这个问题上谈不拢。这是今天法国世界报国际版的一个重点标题。文章说,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认为,之所以陷进僵局里是因为中国和俄罗斯在联合国投了否决票,这样一来,朝鲜更有恃无恐了,接二连三地发射导弹。 法国世界报说,平壤的媒体连着好几天发图片,让大家看他们的领导人金正恩带着大女儿去看火星17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 金正恩为什么要带女儿去看导弹试射,这个问题还没有答案。根据韩国情报部门的消息,他们在星期二认出金正恩边上穿着白色裘皮上衣的女孩子是他的大女儿。那天还有她的母亲李雪主和她的婶婶金与正陪同。报纸引用韩国延世大学的 John Delury 的推文说,可能金正恩想用这个办法来把自己的形象搞得亲民一些。另一位朝鲜专家,Wilson 中心的  Michael Madden 说,这也可能是金正恩为继位问题导演出来的一场秀,让朝鲜的精英们都死了心吧。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朝鲜于上星期五11月18日发射了火星17号导弹之后招来国际社会的批评,朝鲜想用家庭式的图片来模糊舆论焦点。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遭到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六个在曼谷开亚太经济论坛的国家和7大工业国的谴责,他们要求朝鲜停止破坏稳定的行动,重新回到去核化谈判中来,接受美国,日本和韩国提出的对话方案。 世界报还说,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Linda Thomas-Greenfield 在安理会上回顾了朝鲜从2002年年初以来一共发射了63枚导弹,她鼓励安理会成员国坚决谴责朝鲜,采取措施阻止朝鲜非法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阻止朝鲜在弹道导弹研发中取得进展。但是安理会在朝鲜问题上没有取得共识。美国大使把联合国里遇到的僵局归咎于两个拥有否决权的国家:中国和俄罗斯。世界报说,平壤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平壤也得到莫斯科的支持。 世界报说,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张军对美国大使的批评做了反击。张军要美国先对朝鲜的关切作出反应,解除对朝鲜的制裁,停止与韩国的联合军事演习。平壤把这样的军事演习看作是对入侵朝鲜的准备。 世界报说,在联合国安理会,俄罗斯站在中国一边,指责美国是东北亚局势持续紧张的根本原因。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在星期二把俄罗斯的观点又重复了一遍,她说,安理会对美国与韩国的威胁性的军事演习闭上眼睛,对针对朝鲜的军备增长闭上眼睛。 法国世界报说,联合国里出现的朝鲜问题的僵局看来很难解套。韩国统一部部长星期二说,他主张创造策略性的环境,方便朝鲜回到谈判桌上来。这个观点符合韩国总统的对朝鲜政策。他们准备采取主动大胆的姿态来重新和朝鲜展开互动。朝鲜的经济受到新冠疫情的重创,韩国统一部长准备了一个方案,用恢复朝鲜经济来换取朝鲜的无核化。 韩国的统一部长还呼吁朝鲜停止挑衅。他说,这种挑衅指挥加剧朝鲜的孤立。可是朝鲜正准备开启他们的第七次核试验。在韩国这边,统一部部长说,韩国军队已经成功地试验了韩版萨德导弹。 这种导弹将是韩国防空和防朝鲜导弹系统里的重要组成部分, 将在2027年部署。
    11/24/2022
    4:53

Radios similaires

À propos de 法国世界报

Site web de la radio

Écoutez 法国世界报, 要闻分析 ou d'autres radios du monde entier - avec l'app de radio.fr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

Téléchargez gratuitement et écoutez facilement la radio et les podcasts.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法国世界报: Podcasts du groupe

法国世界报: Radios du groupe